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楫怎么读》。

“噗!噗!噗!”

火光一點點的亮起,深井內本就明亮的空間此時似乎在火光的照映下顯得通透了幾分,卻是未能真的能讓人看到更遠的深處。

那里像是始終籠罩著一片深不可測的迷霧,讓人捉摸不透。

不過燃氣火把的人并非是要照亮本就明亮的洞窟,而是因為…

“阿嚏!”

魂蟬本就面色冰寒的臉色此時在這洞窟內顯得更加蒼白了,即使有著周圍數十道火把的映照依舊能夠看到他的身體在顫抖著。

或許這就是他遲遲不肯下來這深井內的原因吧。

魂蟬道:“黑烜,你帶領無人去前方帶路,若是遇到那怪物天譴派人回來稟報,切忌不可戀戰。”

“是!”

魂蟬身后,一名面色冷漠的護衛走了出來,不用他說立刻便是又走出了五人,竟是沒有任何的拖沓,大宗族的鐵令當真是一言九鼎。

他們走向前去,卻是沒有相隔隊伍很遠,很明顯他們都是精神力極為強大的護衛,雖然與他們的老大相比還是差些,但這斥候的任務顯然就是他們這些手下應該做的。

“轟!”

一聲巨響猛烈地沖擊向洞窟深處。

提著一顆幾乎半人高的巨大石塊走出那片煙塵,魂蟬不屑地道:“哼,低級生物終究是低級生物,沒有腦子的廢物。”

就在幾分鐘之前,前去探路的六人果然引來了憤怒的石頭怪物,他們六人只是聽從了魂蟬的命令在離隊伍有些距離的地方側過身走開了。

等那只怪物走近魂蟬十米的距離時不知怎么卻是站在那里不動,隨后發生的一幕著實震驚到他們了,因為魂蟬在那只怪物停止后僅僅是引爆了一只小小的白色蟲子便是生生地炸開了怪物的頭顱!

相比之前炸在黑白背后的那只蟲子,魂蟬剛剛使用的蟲子顯然威力大了不知幾許。

只見魂蟬將半人高的石頭輕輕拋向一旁,繼續說道:“繼續趕路,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這些護衛從他們少主的出手中已經隱隱地看出了什么,他是真的生氣了,因為那明顯是至少陰陽玄境中期的實力!

……

“利庫!”“利庫!”“利庫!”

一聲聲憤怒的怒吼響徹洞窟的深處,李天青有些尷尬地看向黑白,道:“黑白啊,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做人不能太貪婪。”

“天青大哥,要不我們還是把那些冰晶花多放下吧。”黑白怔怔地看著前方不遠處正在怒吼的十幾個冰霜巨人,有一次擦了擦他的鈦合金狗眼。

假的吧!

李天青又說道:“黑白啊,拿都拿了,哪里還有歸還的道理,你這個習慣很不好啊!”

他看起來似乎是有些生氣了,似乎觸動了他的一些,信念?

“那怎么辦,我可打不過啊。”黑白哭喪著臉,天青大哥你管一管小弟的姓名好不好啊。

不過下一刻,還未反應過來的黑白便是看到李天青從剛剛收了十幾朵巴掌大小冰晶花的彌戒中取出了一朵。

然后,那一朵冰晶花似乎經歷了它花生中最絢爛的時刻,在臺下十幾個冰霜巨人的矚目注視下劃過天空、劃過冰霜巨人的頭頂。

“利庫!”

更加憤怒的聲音響起了,所有的冰霜巨人憤怒地看向那個隨意丟掉寶物的人類。

但是他們并沒有追殺過來,反而是齊齊地掉頭去接那朵冰晶花了。

黑白面露喜色地轉過頭去,正要告訴天青大哥這一發現,卻是突然看到身旁的人影早已經消失了。

而就在他遲疑的片刻,冰晶花早已被一個冰霜巨人接下了,隨后那道道殺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黑白的身上。

危!

紅色的字樣飄過黑白的頭頂,頓覺下面涼颼颼的。

一路狂奔向來路的黑白不知道在途中大罵了多少句,然后,那片原本還有著兩道身影的雪地便被重重的巨影填滿了。

腳底生風、長發飄散的李天青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好像忘記了什么,猛然停了下來。

一陣拳掌交錯之后他便是又回去了,沒過一會兒他便是提著一個驚魂未定的人兒有一次趕了回來。

只是當他逃跑的時候卻是驚奇地發現身后的咆哮聲似乎,離得遠了?

“這就不追了?”

正當他思索之際,前方的頭頂上方頓時一陣輕響,隨后便是那像是截不斷的流水一般的冰石,一塊又一塊地砸落下來。

還好他速度并未達到最快,在即將裝上那冰石水幕的前一刻猛地剎住了車,不然被這么多的冰石砸到就算他是武道者也要玩完。

堆了幾人高的石塊橫亙在了他們兩人的面前,想要破開這對破石頭在這短時間內一定是不行了。

于是在那身后的巨型身影出現之前,李天青帶著黑白一個飛躍便是踩上了高起的石碓。他看了看四周,隨后目光鎖定了那隱約間通向遠方的另一條小道,飄飄然地落了下去。

“黑白,引爆!”

“啊?哦”

反映了一瞬黑白便是聽明白了,被李天青拖著的他在背后迅速地結出了一個復雜的手印。

而后便是那一條絲線模樣的靈氣飄向遠方,向那火線迅速地向著炸彈靠近。

李天青感覺到了就在他們相隔一兩朵冰晶花的隔壁,那一塊塊的就是已經接近了那里,他輕飄飄地拉著黑白躲在了冰晶花之后,又向黑白做了個噓聲的動作。

這些冰霜巨人冷冷地看著面前他們制造出的石碓,晶石一般的眼中不含任何的感情。

不過那些冰霜巨人顯然還是感到生氣的,于是就有了十幾只冰霜巨人同時錘擊地面的景象,雪花像是不值錢一般被錘起又落下,仍是不能夠解除他們心中的怒火。

與此同時,還有著另一人也正在懷著相同的怒火,比之冰霜巨人更多的身影出現在另一個方向上,他們這次有了老大的帶領速度快了一倍有余。

魂蟬的眼中是容不下釘子的憤恨,敢這么戲耍他的人還從未有過,而他李天青與黑白顯然是觸及了魂蟬的逆鱗的。

與他不同的是他身后的護衛,他們的心中有著一份忍不住的期待。相較于魂蟬他們對那兩人的怨恨并不濃烈,反而對于自家一只不曾大打出手的少主的實力很是期待。

不過即使他們有著相同的目標,即使,个头相貌都不错,勤劳能干,和二叔也是很般配的。她是家里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除了老小还在上学外,都是劳动力。

另四个姑娘,两个是包文春的姑姑辈,一个是鲍守彦的闺女包明秀,一个是鲍守彦的侄女包明英。另两个姑娘,一个是包大林的大姐,另一个管包文春叫爷爷,是包子明的女儿。

周小粒悟性很高,几圈下来,包文春就坐到一遍看着,看着周小粒操纵,防止突发状况。

二叔通知的很及时,周小粒在鲍富伦家地里收完一块地,就下去柳妮家地里,刚转悠两圈,她一家人拉着架子车来了,还把家里大床单拿来铺地,防止洒了麦子。

柳老爹很不好意思地说:“知道春子你忙,可家里实在困难,这收割机费用只能等卖了麦子再给你了。”

包文春看看柳大妮带着草帽,正在扎袋子,就说:“没事!什么钱不钱的,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再提了。过几天家里还要栽秧,你们来两个人帮忙就行了!”

村里有一部分人愿意使用机械收割,就守在地头等候着,十一点钟的时候,周二姐慌慌张张从林场跑出来,说:“春子!快回去一趟,徐晴来了!”!

“她来有什么稀罕?我正忙着呢!你陪她在家不就是了!”

二姐焦急的说:“不是!快回去吧!她正哭着呢!像是谁欺负了,披头散发,鞋带也断了。”

包文春对周小粒说:“慢点开!不行就停下来!”拔腿就往家跑。

徐晴眼泪叭嚓,头发散乱,好像被谁那啥了!丁香正在一边安慰她,她见到包文春就又哭起来。

“怎么回事?慢慢说!车子呢?”

“车子走到街北头的时候,路上到处晒着麦子,堵着许多棍棒农具,我已经走得很慢了,还是压到一把钉耙,卡在轮胎上拔不掉,那家人不让走,让我赔钱,我给十块钱还不行,要两百块,还抢了我背包,还打了我。”

包文春撩起她头发看看,眉角一片淤青,说:“你就走过来的?”

说着,去包大林屋里推摩托车,对二姐说:“叫大林回来就骑车赶过来,先去找老曾支援,在街北头,我先去看看!”

几分钟后,来到街北的公路上,正在学校东边路上,离丁香家的麦地很近。吉姆尼停在路中间,里面还有两个年轻人坐着,外围有许多人看热闹,轮胎上的钉耙依旧没有拔掉。包文春的摩托车没有熄火,直接丢掉,车子倒地,油门把触地,猛地大声一响,在地上旋转起来。

车里的两个人见是包文春来了,想下车,被他一脚踢在车门上,顿时夹得哇哇大叫起来,另一个想从另一侧跑,被包文春抓着头发拎过来,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他顿时两腮肿起来,吐了口血水,哭着说:“春哥,你打我干什么?打人的不是我!”

“你倒是个明白人啊!是谁?”

那人看向人群里,有两个人一看不妙,拔腿就跑,还向两个方向跑,他跑得再快也没有兔子快吧!包文春捡起根半截檩条棍子,朝着近处的那个家伙扔过去,也不看后果,反向去追另一个,半分钟时间,那家伙就被追上踢倒,两拳下去,他就虾米一样蜷缩起来,包文春抓着他腰带,轻飘飘拎回来,扔在车前。去把另一个拎回来,那家伙抱着腿大叫:“腿断了!腿断了!”

“怎么回事?老子这车不认识吗?敢拦路抢劫?还打人?没有王法了你!抢的钱呢?”

腿有伤的家伙掏出十块钱,说:“春哥!这是她赔我钉耙的钱啊!不是抢的!”

包文春并不是要这十块钱,就是想知道谁是主脑首犯。并不接钱,上去就是左右开弓,只打他的脸,他顿时就猪头一样吐出几颗牙来。

“这是公路,是你家晒场吗?还赔你家钉耙?妨碍公共交通安全罪,你是跑不掉的了!这车知道多少钱吗?三十万美元,二百万人民币,这轮胎修理费,自然你来出。你这麦子卖了也不够!还有,等会儿派出所就来人,拦路抢劫,调戏妇女,还动手打人,你等着坐牢吧!知道车里是谁吗?是县委徐书记的女儿,县广播站的记者!你们真的是不想活了!你们四个,还有谁没有?都给我出来!我这车在街上跑了多少遍了谁不认识,这就是打劫我!不站出来是吧!事后我调查出来,可别后悔?十来个人呢!哪一个都跑不了,找上门也要打断你的腿。”

拎出坐车里手指受到挤压那家伙,问:“还有谁?说出来不打你了!”

那家伙看向人群,立刻就有几个人畏畏缩缩走出来,说:“春哥!我们没有动手,就是看看热闹!”

包文春上前一脚,说话的家伙立刻向后飞去,撞在围观的人身上,嘴里吐了口血,包文春抓住另几个人,每人两记耳光,说:“我叫你看热闹!”

闻讯赶来的人聚集越来越多,挨打的众人父母也闻讯赶来,就不愿意了,一起围上来,看似在拉着劝架,还有人偷偷戳包文春几拳头,和包文春推搡厮打起来。包大林骑着自行车赶来了!一看情况,立刻掉头去了派出所。丁家也有人在场,就去叫丁老爹。包文春面对一片棍棒农具,笑了起来,要打架啊!身体发生一种自然反应,体内有股气流涌动起来,并且运转越来越快,大声说:“你们可要想好了!他们几个拦路抢劫,打的是县委书记的女儿,可不是我开车的,我是路过打抱不平的。如果好好商量,赔钱修车,还能有些余地,坚持来打我的,可别说没有提醒你。棍棒无眼,打我的话,我可要还手的!”

有人迟疑下来,有人喊叫着法不责众,固执地向前挥动农具。包文春见此,知道这事儿不能善了,就围着吉姆尼乱转,故意让那些钉耙铁锹砸在车上,也有钉耙子挠在自己肩头,顿时血流出来,众人见了,反而更加兴奋,加上那边的几个猪头还在哀嚎,就有更多人参与进来,还高呼:“打死他!打死他!”

包文春只是皮外伤,故意躲闪着做黄盖苦肉计的,沿着车子转了几圈,车子就被围了起来,他只得跳了上去,蹦蹦跳跳躲避十几个兵器的围攻。扫眼见老丁拄着拐杖跌跌撞撞往这来,街东头的马路上,曾现朝跟着包大林的车子往这里猛跑,包文春说:“我还手啦!”

抓着一根棍棒,夺了过来,轻轻一拨,一片农具就转了方向,他跳下车来,身影在人缝里穿梭,只对那些人的小腿敲,一分钟后,周围就没有站着的人了。

见好就收这句话,小鱼儿当然清么样互相凝视着……两个绝不相楫怎么读

陸隱放下個人終端,不管是誰做的,暫時與他無關,那些巨頭心高氣傲,扳倒了對他也有好處。

他讓格溫關注這個事,想看看三葉草公司和極光飛船公司如何反擊。

而現在,他起身,是時候去第一環大陸了。

<。

初戰輕松勝利。

下一刻,對面的門再次打開,三頭獨目狼奔跑了出來。對付煉氣四重的對手,沈深絲毫沒有壓力。

很快,五頭獨目狼從對面的門里飛撲了過來,長刀在尺步的配合下,沈深輕松自如,再次全滅了它們。

风从山边吹过来时,传目光灼灼,瞪着南宫灵楫怎么读陆小凤吃惊道:你要我把真的眉就出手了!这句话说出口来,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楫怎么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命鱼塘

自在观

天命鱼塘

梦梦卫星

天命鱼塘

苍梧宾白

天命鱼塘

诸葛卧龙

天命鱼塘

伯爵与妖精

天命鱼塘

陌伊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