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揍人》。

他忽又转身,指着陆小凤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赵君武还有一个是谁?金九龄看着那秃子,道宋洪近来的确已很不错了

我的人生,應該更加精彩!

唐高的內心當中,大聲的叫喊著。

他之前的人生,是個悲劇!但是之后的人生,他保證不再是悲劇!

現在,他正在努力當中。

“茲……茲……”電視機當中響起電流躁動的聲音,畫面出現無數的雪花點,就在附近的一個高大的胖子,他就是唐高!滿心不歡喜的向著這邊走來,掄起了自己的大巴掌就狠狠的打在了電視機的上面,“咣當!咣當!”斜四十五角,狠狠的就是兩下子,頓時間,那電視畫面就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百佳集團投資百億打造城市新商圈,著名女總裁穆青雪將于明日到達,屆時將召開盛大歡迎晚宴,屆時將有各界知名人士前往參與……”電視當中播放著那么一段新聞,女主持人很認真的進行播報當中,而就是此時的唐高,卻是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他正在某處焦急的等待著什么的樣子,整個人有點心神不定的模樣。

“茲……茲……”轉眼之間,電視機又不正常了的樣子,只不過就仿佛是懼怕著那唐高的樣子,就是當唐高猛的一下子站起身來的時候,那電視機立即的又恢復了正常,現在電視畫面上的內容變成了另外的一個男主持人正在播送當中,只聽其很認真的說道:“現在通緝三名在逃案犯,分別是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這三人極度危險,請市民極度警惕,若是發現相關線索,請立即的撥打電話,聯系相關部門!切不可冒然接近,更不可試圖自行進行抓捕!務必請注意,務必請注意!”

唐高一臉無聊的模樣,整個人簡直就是要睡著了的樣子,整個人就在那么一個破舊的沙發之上,那是一個翻過來,覆過去,然后翻過來,又覆過去,就是那一個沙發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他的重要,發出極為艱辛的叫聲,否則的話,就好像是那臺電視機一般,隨時都會崩潰掉的樣子。

至于接下來……

唐高似乎是有點精神不振的樣子,漸漸的,竟然是不由得打起了呼嚕,那是一個不知不覺之間就進入到睡眠相當,而就是此時那電視機也終于“啪!”的一聲,就只剩下那滿屏的雪花點,再也沒有了半點的畫面。

不過,對此唐高也已經是完全沒有在意了。

此時接近一下這個唐高,雖然這唐高一副邋邋遢遢的樣子,頭發凌的亂,再加上那滿面的油光,簡直就好像是那么一個肥宅,而且還是廢宅的樣子,但是實際上,這一位那是相當年輕的樣子,好好的拾掇拾掇,那還是那么一個青蔥少年來著!

當然的,實際上這唐高看起來一臉滄桑的樣子,但真的還是那么一個青蔥少年,而且還是剛剛高一年級的新生!

嶄新嶄新的那種,就是現在,還處于暑假的階段,等到開學之后,那就是一個真正的高中生,可以成為救世主,拯救世界的那一種,雖然,距離一般的天命主角,這位胖子就外形上那是相當的不符合,但是他的內心當中卻是分明的自認為天命主角!

因為……

就是有那么一天,他突然之間做了那么一個夢。

就好像是現在的這個樣子,他正是睡的很香很香的樣子,就感覺有什么東西一下子亂入到了他的夢境當中,那是無比的真實,盡

龙兴在龙国,几乎掌控着龙国近七成的暗杀使。整个龙国,能够有如今的版图,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有近三分之一,就是这位龙兴的功劳。更可以说,只要这位龙兴出手,无论什么事情,都一定会马上成功。

因此,陈光与陈阀在见到这位龙兴老大出现的时候,他们顿时一阵喜出望外。然而,当他们正准备拍一番马屁迎接这位龙兴老大的时候,却是被龙兴的一双虎目给瞪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接着,他们便听到,龙兴老大充满斥责的声音,冷冷的问道......

那趙長老身前的陣法逐漸擴大,身上的威勢足足有那烏梁的數倍,趙長老的陣法之中萬劍凝練而成不斷有切割之意涌出,割斷了趙長老的長袍!這是一個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陣法,洛崖鑄造的陣法之中出現了九條金龍,每一條都超過了封不平召喚出來的金龍!

二人的威勢不相上下,但是洛崖卻也感受到了壓力,這是一個老牌界師的壓力,與以往他打敗的那些界師不同,這里是界靈公會!那些真正的神紋陣法都在這里,而這里的界師也是整個天香最為強大的,因此這里雖說腐舊,但是依舊受人敬仰!

洛崖看到那那趙長老身前的劍河,威勢雖說不錯,但是洛崖眼中卻是看到這劍河的不足,洛崖準備直接近戰,法陣大多數都是遠距離輸出,一旦靠近極少能發揮出作用的,洛崖召喚的這九龍合璧也是如此,一旦靠近就會讓攻擊變得緩慢,而且攻擊的距離會減少很多,這會讓攻擊力減少很多,但是這種程度的戰斗夠用了!那趙長老此時說道

“豎子,收手吧!我放你出去!而且我舉薦你為我界靈公會的長老,待遇與我等相同!”

只見洛崖冷哼一聲,說道

“想要收買我嗎?我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九龍合璧,殺!”

只見那九條金龍逐漸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條巨大的金龍,直接對著那趙長老進行攻殺,那趙長老也是不遜色,手中的法印凝結,一柄柄長劍破空而出,透露出陣陣劍音!只聽到那一柄柄飛劍破空的聲音,

“咻咻咻!”

一柄柄飛劍切割虛空,直接破殺到那金龍的身上,之聽那陣陣的聲音猶如金石碰撞一般,

“叮叮叮!嘭!”

只見洛崖的那條金龍也是被阻擋住前進的腳步,那一柄柄飛劍也盡皆破碎,隨后那趙長老手中又是捏出一道道法咒,那一柄柄飛劍就開始凝聚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柄巨大的飛劍,趙長老注入了他的靈氣以后,劍身上面的氣息強大的不止數倍,就算是一個輪脈境修士在此也必定重傷在這柄劍下!。

洛崖看到這柄飛劍,冷哼一聲說道

“哼!若是你一開始就使用這招,說不定你能勝!不過如今你已經虧損,我卻是靈氣充足,你必敗無疑!”

洛崖抬手之間又是涌現出陣陣界力,金龍直接破空殺出,那趙長老剛想回防,但是下一刻就是看到了那金龍直接殺來,如今他竟然也是有些慌亂了,但是也是必須迎頭趕上去了,他能做的就是全力催動這柄飛劍。

一柄飛劍與一條巨大的金龍,只見那飛劍越來越快,金龍也是威勢越來越大,竟然是在聚勢!就在那飛劍與金龍碰撞之間,天空中出現一個龍頭,哈游陣陣龍吼之音,外界只聽見一聲

“嘭!”

隨后就是一聲刀劍折斷的聲音,那飛劍被金龍折斷了,只見洛崖手中的陣法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不過洛崖卻是減小了威能!那趙長老直接被金龍轟到了胸口,只見那一口老血吐出,頓時就被這界靈塔踢出了塔外!

洛崖看著那趙長老不甘心的眼神,心中卻是沒有任何憐憫,這種人真是活該,那塔中的人再也沒有出手的人,若是那趙長老都不行,他們也是不行的!還是不要招惹這個“學徒”了吧!自己好好感悟,畢竟花了錢的!

那塔外的人,看到了趙長老倒飛而出,剛才是那烏梁,現在是趙長老,那些人可是知道這趙長老的實力,只聽那臺上還有一為藍袍長老急忙問道

“趙長老,你是為何倒飛出來?”

那些人都是知道這個趙長老的實力,他今日竟然被擊敗了嗎?只聽那趙長老說道

“這塔中有一狂徒............”

隨后那外界的人在趙長老與烏梁的迷惑下,認為洛崖就是來找茬的!一個個都想讓他出來受死!但是他們如今卻是進不去那界靈塔里了,塔身已經關閉了!

此時洛崖又是盤膝而坐,那楊良上來問道

“兄臺怎會是常人,還未請教大名!”

洛崖看了一眼那楊良,這人至今還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看來也是沒有正視過他一眼,于是說道

“無妨,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不代表什么,就算你知道了,也無濟于事!”

洛崖說完,那楊良就直接出去了,如今他師傅都被擊退了,如今他留了沉思,他实在有些想不出该如何管控这些魔法师了。正因为想不出来。所以才会出此下策,用这种最强势的方式来管理这群不听话的人。

“虽然魔法光仪已经回来了,但必须承认我们并没有得到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情报好像压根就不存在,没有任何新发现,这实在让人感觉尴尬。”

国王的话确实也在情理之中,任何人在这里都想知道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件事情究竟该怎么办?是谁胆敢从那个戒备森严的地方把魔法光衣偷出来光这一个问题就足够很多人争吵一辈子的。

“那个变成怪物的人他是个可怜人,所以我才没有打算找他的问题,并且我也认为就算是他想要偷他也没有那样的能力整个的神庙里也不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监守自盗?”

陈飞不知道为什么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问题,可能他认为只有那群人才更有可能拥有接近于魔法光仪的能力吧,并且他们成天跟这群宝物在一起打交道,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觊觎的成分在里面。

可是马上国王就摇摇头把他的这个想法给否决了。

“他们这群人关在这里工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么长时间他突然现在选择要去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实在有些想不通。”

国王当然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但其实最关键的是,国王已经暗中派人进入到了这个里面进行了非常仔细的盘查与搜查。

他是不会放掉一点细支末节的,尤其是对于现在这个时间来说越来越成长起来而自己还在等待着如何才能够把敌人消灭的一干二净。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还得倚仗你们二位。”

“二位?”

听到国王说完话,马尔斯瞬间感觉脑袋一阵眩晕。但实在是没有想到,就算是去往那样一个地方都要带上自己。看来自己回家的想法是越来越难办了。

“既然国王您都这么说话了,我们也就没有任何办法拒绝了不是吗?但还是有一句话希望您能听一下,那就是我们拼尽了全力,想要获得的也是这世界的安宁但你也应该给我们一定的……”

陈飞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挫折大拇指和食指,很明显他需要的帮助就是金钱。

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金钱都是一个必要且很好的东西,如果没有他很多本应该选择的可能性就荡然无存了。

“我知道您的意思是需要一定的资金支持吧,这完全可以每个礼拜我愿意给你五个金币,这应该足够您在那里的生活开销那里也有食堂等等一应俱全宿舍等一切东西都是完全免费的。”

五个金币这光听着就让人感觉心里舒爽,更何况这些钱完完全全是可以省下去的,可以进行积攒的。魔法学院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不需要花钱的。

甚至毫不客气的说,魔法学院的一切。本就是为了培养人才而设计的,不会过多的资金压力压在那上面。

尤其魔法师本身就是一个极其神奇的工作,大部分魔法师在从学院毕业之后很快就能赚到一笔非常丰厚的佣金,而这笔钱完全可以支撑他们过上幸福圆满的普通日子。

“看来,这一次路程是不得不去的。”

一走出皇宫大殿的门,马尔斯就充满了抱怨,必须承认。这件事情确确实实。让他有些不开心。他本以为自己的工作在这里就已经算结束了,自己马上就可以回到家乡,完成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工作。

“放心吧,不一个月也给你三个金币吗?这是好事儿,你得想想抛去这里还有哪里能给你这么多钱呢?你这么想了自然心里也就开怀了,否则的话呀,你就得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了。”

经过这几天的。两个人的磨合。他越发感觉到马尔斯这个人还是很聪明有些智慧的,单凭这一点就要比很多人要强上不少。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一个站在自己这边的盟友的话,他自己选来选去。最后的结果不一定会比他强到哪里去,他应该就是自己所选能选择的盟友当中最好的存在。

有所望也。古语有之:“良医之是胡说八道!话末说完,脸上竟他的眼睛又眯了起来,笑道:两眉毛有四条,少了两条也没关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揍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界神豪系统

醛石

异界神豪系统

七品

异界神豪系统

花颜

异界神豪系统

小时候很水

异界神豪系统

恕恕

异界神豪系统

番茄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