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彻底清洗!》。

木離看著面前的房屋幾欲傾倒,整個外墻都被灰色的染料涂刷,給人一種昏暗破舊的感覺,木離并不喜歡這里,但還是硬著頭皮走入屋內,屋子里的擺設已經不能稱之為簡譜,所謂的床不過是一個擺在墻邊的巨大木板,上面擺著十人左右的鋪蓋,墻角有一個水缸,整個屋子甚至連一張像樣的桌子都沒有。此時屋內還有兩人躺在船上,一人淡淡的瞟了眼木離,沒說話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另一人則看都未看木離一眼。木離將父母給自己帶的包裹放在其中一人旁邊的空床位上,同時偷摸打量著這人,與一路上所見的外門弟子差不多,骨架雖大但是瘦弱不堪。木離翻看了一下包裹內的東西,大多都是換洗衣物,幾本木離喜愛的書,還有一包母親親自為木離所做的地瓜干,木離看向地瓜干,心中一軟,“放心吧母親,兒子定不會讓你失望”木離心中暗暗說道。

透過窗子,天色已經有些發紅,木離見屋內也無事,就打算去王虎所說的房子領取自己的衣物,就在木離前腳剛剛走出房屋,屋內的二人騰的一下做起,看向木離留在床上的包裹。

木離走出屋,外面的人比剛剛多了不少,看向木離的目光都充滿異樣,不少甚至還開始對木離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但是大多都只是駐足打量木離兩眼就回到各自的居所。

打頭的第一間房很好認,不但房子要比其他的房子大上許多,上面也干干凈凈的刷著白漆,一眼就能看出這間房在此處的與眾不同。

木離大步走入屋內,只見幾個大漢正環坐在屋內喝酒,見木離進來,都只是看一眼,并未理會木離。木離施以一禮,“弟子木離,來領取宗門衣物與差事。”坐在桌子正座上的一個壯漢,赤裸著上身,整個身體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遠遠看去仿佛無數的蜈蚣爬在上面一般,大漢的一只眼戴著眼罩,另一只眼盯著木離,如同鷹隼一般犀利的目光打量著木離,手上拿著一桿煙槍,磕了磕煙袋,“你,過來把煙給爺點上。”壯漢用下巴點了點木離,木離在家也給父親點過煙,雖然心中有些發憷,但還是走上前去,不過四周都未見到引火之物。

壯漢笑著,用煙袋指了指桌子旁一個大鍋下的炭盆,“用哪個。”木離以為火信子在炭盆旁,于是低頭仔細尋找,足足翻找幾遍也沒看到,一旁的一個大漢走到木離身邊,拍了下木離的后背,力道之大木離幾乎整個人要倒在火盆上。木離踉蹌幾步雙手急忙支撐在四周的桌子上,而鼻尖離盆中的炭火只有三寸,火舌幾乎已經能舔到木離的鼻子,木離從地上撿起一些木屑,隨后從衣服上撕下一小條布,包裹著,想去點燃,卻被壯漢劈手打落在地。

木離回頭看向壯漢,目光充滿了疑惑,壯漢走過來用煙袋敲了敲木離的腦袋“用哪個。”又用煙袋敲了敲裝滿炭火的鐵盆。四周的溫度逐漸升高,木離的身上已經滲出不少汗水,“快點,別磨蹭。”木離看著紅光閃動的炭,雙目皺緊。

渾身疤痕的壯漢見木離還是沒有行動,先拿起一碗酒灑在火盆上,炭火遇到酒滋滋作響,無數的白氣從火盆中上升撲在木離臉上,隨后重重的用腳踹向木離,同時手上的碗放下,從腰間抽出長刀,架在木離的頭上“快點,你這小子真是磨得很。”

刀很鋒利,在木離脖子上微微掛蹭,一道淺淺的傷口就出現在木離的皮膚上,木離感受著脖子上冰冷的刀與自己緩緩流下的溫熱。狠狠吞了口唾沫,已經不容木離思考,“爺數三個數,三···”木

来的鬼,正是之前见过的,鬼市巡逻队的队员,也就是那一对俊男美女。

“哟,怎么的?你们是来玩的?请往那边走,一会,我过去找你们。”徐浪笑呵呵地指了一个方向。

鬼巡朝着徐浪拱了拱手:“徐老板,我们借一步说话?”

“鬼巡,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明明早就让黑马是报警了。你们现在才来,而且,还打算私下跟犯罪嫌疑人接触?”

马面看到巡逻队之后,底气马上就来了,别的不说,巡逻队的加入,最起码,让这个任务,染上了官方的色彩,......

黄衫少年岑粲也拱了拱手,笑道逻的第一队人,昨天晚上已经…

(谢:墨言不鱼、蟑螂爱土豆两位兄弟的慷慨。求收藏。)

秦坦一挥手,带着一群随从径自往后方排队去,那黄万年本来排在前面,此刻居然放弃了将要进场的位置跟随秦坦排到了后面去,跟在秦坦身边大献殷勤。

方子安三人也回归原来的位置,秩序很快恢复。入场检查重新开始。众学子心中兀自充满快意和好奇,纷纷看向方子安等人的方向议论纷纷指指点点,投射来的目光之中有的是敬佩,有的则是担心。

“痛快啊,今日可真是痛快的很。这就叫做邪不压正。今日咱们若是不出面,那厮便大模大样的进去了,咱们只能干瞪眼。咱们只要敢出头,他也是怕的。足见这些人色厉内荏,心虚的很。”钱康兀自处在兴奋之中,入列之后还兴奋的轻声嘀咕着。

赵长林皱眉低声道:“钱兄,莫要说了,这未必是好事。得罪了秦五公子,对我们可没有半点好处。我们只凭一时之气强自出头,其实是不智之举。这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钱康不满的道:“长林,你是怎么了?你平日不是这般胆小的,怎地今日老是说这种话?”

赵长林叹道:“钱兄,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啊。咱们的目的是什么?是考取功名,做一番大事。眼下咱们什么都不是,便因为此事去招惹秦家,对我们有何好处?这就叫小不忍则乱大谋,着实不智。若是因此被人做了手脚,导致我们连秋闱都不中,是否得不偿失呢?”

钱康皱眉道:“这我倒没想过。似乎你说的有些道理。子安兄,你觉得呢?”

方子安转过头来笑了笑道:“现在想起这事的麻烦倒也迟了,还想这些作甚?这世上可没后悔药吃。”

钱康愕然道:“子安兄莫非也和长林兄想的一样?”

方子安叹了口气道:“站出去的那一刻,便该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钱兄莫非根本没考虑么?”

钱康呆呆无语,他确实没多想,只是凭着一股怒气,一腔愤怒便挺身而出,压根没想后果。

“子安兄既然考虑了后果,却又为何不劝阻,反而带头上前?我有些不懂。子安兄难道觉得后果不严重么?亦或是根本不在乎?”赵长林带着淡淡的埋怨,轻声说道。

方子安看着赵长林笑了:“长林兄,知道后果严重,和去不去做是两回事。目睹眼前的不公而选择退避,固然可以称之为智慧,但换一个说法其实便是只讲功利而已。这世上之人正因为太过计较功利得失,太过精于利己,所以才一个个变的麻木不仁。坏人之所以猖狂,便是因为他们的每一件小恶都被纵容,最终行大恶时也无法阻止了。咱们今日固然可以忍耐,再下一次呢?遇到同样的事呢?我们是否可以同样用‘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样的话来告诫自己不要插手。然则最终我们的底线越来越低,本是满腔热血之人,到最后也都成了缩头乌龟。因为甚至你连自己都没感受到自己的变化,还以为自己是深谋远虑呢。”

赵长林呆呆的看着方子安。一次次的忍耐便是一次次对别人的纵容,话虽绝对,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当然知道今日咱们大可不必去得罪那位秦家孙子,但是,这是纵容作恶,跟我们入仕的初衷不符。我们既有抱负,便该践行之。我可不想自己最终变成隐忍如龟之人,把头缩在壳里不看不听不见,只安慰自己说要等待机会,等待实力云云。咱们的优势便是一腔热血和正义,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钱兄说要阻止,我便会立刻去支持他。我不能让我们的一腔热血一次次的冷却,那会让我们变成冷血无感之人。敢做敢行,为常人不敢为之事,那才是胆量和勇敢。杨再兴将军以数百骑攻十万金兵,你能说他不知道后果么?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为何?因为他的使命便是杀敌,其他的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方子安继续轻声说道。

钱康一拳砸在手心里,点头道:“子安兄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差点被长林兄带偏了。”

赵长林脸上现出羞愧之色,低下头去。他发现自己跟方子安比起来,在胆识上相差太远。自己反思了一下,是否真的完全是为了小不忍而乱大谋呢?其实内心里是带着一丝胆怯的,不完全是出于隐忍的目的。这让他感到羞愧不已。

方子安拍拍赵长林的肩膀,低声道:

“你咋知道我肝不好?”江景玩味,抬手擋住筷子,“就算再美味的東西吃多了也膩啊!”

“沒事,就剩幾塊了,來,乖吃完。”少女撥開江景的手,動作強硬。

正吃醋中的明月,感覺有些不對了,微微皺眉,“你們店就是如此服務客人嗎?”

“服務?”少女眼底浮現怒意,瞪了她一眼,又看著江景,“夠不夠?要不要再給你來兩盤鵝肝?”

“不用客氣,這不還有不少菜嗎?”江景連忙搖頭,“要不要,一起吃?”

“哼!”少女顧自在江景旁邊坐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彻底清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个灵探不太冷

意千重

这个灵探不太冷

省略你的过去

这个灵探不太冷

太师椅

这个灵探不太冷

矛盾的橙子

这个灵探不太冷

井上一醉

这个灵探不太冷

yz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