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难道他也逃不过七年之痒》。

看了很久很久,才长长叹息了一闭得更紧。林诗音道:“你是不

不是有建筑功能嗎?

既然木質結構的樓房能建,那我建一艘木質的船,應該也可以吧?

他暗中打開系統,搜索了一張古代木船的圖片。

啟用圖片識別。

設定比例。

當看到九宮格里,真的出現一艘有十五根桅桿,高五層的大木船時。

蘇辰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雖然不易察覺,但還是被小布丁這只小可愛發現了。

她附在蘇辰耳邊悄悄說:“爸比,你不要這樣笑,人家會說你是傻子哦。

小可愛這是,知道在外人面前維護蘇辰的形象了。

可這話說的,怎么怪怪的?

蘇辰咂了一下嘴,說:“你才傻呢!”

“爸比傻,爸比你是這樣的,我學給你看!”

小布丁在模仿上,似乎還真有天賦,她竟然神還原出了蘇辰剛才的神情。

經過小布丁這么一展示,蘇辰換位想象了一下,還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兒傻。

“爸比,你說的新船昵?”模仿完了之后,小布丁想起正事來了。

“你看!”

蘇辰的手,在眼前從左至右劃拉了一下,一艘巨大的全新木船,出現在了小布丁的視線里。“哇哦!爸比,真的是新船哦!”

看到新船,蘇老和一眾專家學者們目瞪口呆,滿眼驚訝。

蘇辰身邊的洛璃和孫琪琪等人,已經麻木了。

最捧場的,當然是六個小奶娃。

他們高興得,兩只小腳不停踩著,“爸比,快快快,我要到船上去!”

“爸比,這艘船你要讓我開哦,我還沒開過輪船呢!”

“好!”說著,蘇辰帶領眾人,瞬間移動到了新船上。

而那艘古老的沉船,則被他暫時收進了隨身倉庫。

新船出現,舊船莫名其妙消失,蘇老的眼睛根本就忙不過來。

“蘇老弟,剛才那艘船呢?不會……沉下去了吧?”

“我把它裝起來了,放心吧,等回去了再拿出來給你們。”

“裝起來了?能裝在哪里呢?”

蘇老也不知蘇辰是怎么做到的,他搖頭嘆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既然在海上吃午餐。

蘇辰干脆來個海鮮大餐,龍蝦,海蟹,鮑魚,生蠔,花蛤……

再給孩子們另外弄了些美食。

“哇塞,真好吃!”小布丁連自己的手指頭都吃。

蘇老就更覺得不可思議了,這一艘大船在海上,竟然一點晃動都沒有。

這說出去,誰信啊?

而在他們幾海里之外,剛才那三艘被嚇跑的神像國考察船,此刻正遠遠觀望。

“為什么會突然出現一艘新船?剛才那艘舊船呢?”

“是我眼花了嗎?船上為什么沒有人?!”

“趕緊拍下來,這可是珍貴資料!”

在過往的神秘事件中,很少能留下很清晰、真實的影像資料,基本上都是道聽途說。

但現在,他們可以用攝像機拍下清晰的畫面。

而且,船上的確沒有人。

這就更能坐實某些神秘事件,是真實存在的。

“這一趟總算沒白來!

雖然沒能打撈到那艘寶船,但有這個發現,也足夠轟動了!”

總指揮剛想到這里,就發現,那艘新船開動了。

而且,是“無人駕駛”。

“Go,go,go!”他大喊著:”趕緊走!”

新船在動,當然是蘇辰他們吃好喝足之后,要開始消食了。

此時,海面無風,船艙下也沒有船員,但這艘靠風力和槳驅動的木船,卻破浪前行。

小皮蛋在船長室,左右轉動著舵輪。

這哪里是在開船,完全是在玩。

好在他所轉動的舵輪,并沒能給船的行進方向帶來任何影響。

自然,這一切都在蘇辰的掌控之中。

蘇辰問蘇老:“下一艘沉船,在哪兒呢?”

蘇老又報了一組坐標后,說:“這里有三艘沉船,比剛才那一艘要稍微小一點,但三艘加在一

起,也是很龐大的。”

兩個小時以前還在懷疑蘇辰的能力,現在,蘇老都產生了一種錯覺。

他們今天好像不是來考古的,而是到自家菜園子里,摘幾根豆角,拿幾個西紅柿。

真的,就這么簡單。

以前動輒花費幾百萬、上千萬,甚至耗費幾年、幾十年時間,都打撈不上來的沉船。

為什么到了蘇辰這里,就像過家家似的?

這樣的人物,為什么不早點認識呢?

蘇老在腦中仔細搜刮過往的信息,“奇怪了,在過去幾十年里,沒聽說過什么太奇怪的事啊?”

“真是可惜了。”

看著正在陪孩子們玩耍的蘇辰,蘇老惋惜道,“如果他還沒結婚,我真想把孫女強塞給他!”這個念頭太瘋狂了。

蘇老趕緊搖搖頭。

當他看到其中一只小可愛時,臉上淀放了滿意的笑容。

“哈哈,好在我有一個三歲的關門弟子!”

蘇老摸摸已經剃光胡須的下巴,說,“此生無憾了!”

這時,小布丁和小菠蘿想起來了,小牛奶已經有了很多師兄師姐。

她們也找到蘇辰,“爸比,我們也想像小牛奶一樣,關門!”

她們記不住“關門弟子”這個名詞,就只能說關門了。

“哈哈!”蘇辰笑道,“你們幾個呀?就不能不跟風嗎?”

小布丁立刻問道:“爸比,什么叫跟風

河邊祭祀的人,忽然之間黑壓壓的跪下了一大片,這種情形在外人來看的話,是很難理解的,可是對于生活在大河兩岸的人來說,跪天,跪地,過父母,跪河神那都是一個道理的,父母給了身家性命,靠天地吃飯,延河而生,拜祭河神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三跪九叩也沒什么的。

隨著祭拜的人群越來越多,黃河之水就更加的波濤洶涌起來,翻滾著從上游開始往下游掀起了一片片的浪花,禹門口黃河段本來就是水流湍急,如今浪再一大起來,就頗有......

飞环韦七神色一变,长身而起,笑,道“看来你这一着又没有走

周朴被她的热情给吓到了,只得告诫对方女孩子要矜持,这样会让男生觉得很廉价,这才让手机消停了一会儿。

到了家门口,看了看默默跟着的铁面,想到云儿早上叫他把人赶走,经过一天的恢复,周朴的神识总算积蓄了一些,拍拍铁面卻發現對方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繼續留在了原地。

“他現在已經受了傷,哪怕再多出一道劍氣,應該也并不是他能抗衡的!”江景看著練劍陣中的弟子,分析道。

“劍氣不會再多了,就看他能堅持多長時間吧!”莫天平說道。

“三師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难道他也逃不过七年之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渡

我是王帅帅啊

我渡

Engelchen

我渡

路莫遥

我渡

假面的盛宴

我渡

大赤佬

我渡

傲世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