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男生变女生体验》。

她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曾祖父一连两次在那会上取得了武功天男生变女生体验天下少女们梦里所幻想的白马王子,就该是这模样

“哎,怎么這么說——”秦子修小聲的責備了一下,“上次的事感謝您了,我工作太忙,也沒有趕得過去。”

白若宏擺了擺手,看了一眼秦羽姝手里的飯盒,“你這是給你叔叔來送愛心便當?”

秦子修把飯盒打開,伸到白若宏的面前,“這是羽姝自己做的蝦餅,味道不錯,你們拿兩個嘗嘗。”

“不用了——”白若宏輕輕一笑,“我來這有案子要查,那你們先聊。”

說完后,也不等他們回話,帶著姜欣橙便徑直走了進去。

秦羽姝拿回飯盒,順手從里面拿出一個蝦餅塞到了秦子修的嘴里,“二叔,別跟他一般計較,他可怪了。”

“確實有些怪啊。”秦子修嚼著蝦餅,眼神望向了白若宏離去的方向。

【院長辦公室】

“兩位坐——”生物科學研究院的院長錢偉凱將白若宏兩人帶到了辦公室的隔間,里面有一個小小的會客廳。

“錢院長,我們此次來是為了調查一個人,他叫潘勝強,你有沒有聽過?”姜欣橙問完后,熟練的拿出了筆和記錄的本子。

錢偉凱眉頭微微一皺,身子隨即靠在了椅背上,“潘勝強?我知道,他早些年來我這參觀學習過。”

“那您還記得當時的情況嗎?”

錢偉凱沉默了一會后,還是搖了搖頭,“時間有些久了,但是我記得好像當時潘勝強是作為學校代表過來拿取一些數據和資料的,緊接著也沒什么了。”

姜欣橙和白若宏交換了一下眼神,隨后從包里拿出一張資金流水表,“我們查到7年前你們曾經跟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有過藥物支持,提供了一部分生物數據,我想知道在這個里面,潘勝強是否偷偷拿過一些好處?”

“這我就不清楚了,他確實知曉了當時很多實驗的數據資料,我想對于他的科研項目應該會有幫助,至于拿回扣之類的,這我就真的不清楚了。”

白若宏朝著姜欣橙點頭示意了一下,隨后站起身來,“那錢院長,如果接下來還有事情需要配合,我們會再過來的。”

錢偉凱笑著將兩人送到辦公室門口,“隨時,只要有需要我都會全力配合的。”

姜欣橙忍著一直沒說話,直到兩人走到了拐角,才忍不住發問,“宏哥,為什么不讓我再問問,萬一這所研究院跟醫院有瓜葛呢?”

“這屬于經偵調查的范圍,我們沒必要插手,而且他剛剛應該沒有撒謊。”

“沒有撒謊?”姜欣橙一愣,緊接著加快腳步追了上去,“為什么啊?從哪看出來的?”

“你還記得第一個問題問出來的時候他的反應嗎?”白若宏放慢了腳步。

姜欣橙仔細回想了一下,“他,他好像顯得很輕松。”

白若宏笑著點了點頭,“對,你問出第一個問題的時候,他的眉頭先是一皺,這是因為問題的時間有些久遠,他要好好思考一下;第二個動作則是把身體靠向后面,這是一個舒服的姿勢,代表了這個問題在他的心里是安全的,也就是說不用虛假掩飾就可以直接說出來。”

“所以,宏哥你是靠著肢體語言來判斷他有沒有

像他這么大的孩子通常都會睡懶覺,而路達爾竟然早早就醒了。

圣者醒來的時候看到路達爾在房間中忙活,當然這小子不是在忙活著做早餐,而是在玩他自己的名堂。

圣者壓根就沒起床所以他看不到。路達爾在搞什么?其實有時候用耳朵看可能看得更真切。

圣者聽出路達爾是把自己的那些木耳一個一個的摞起來,只不過他落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大一樣,最小的碗在最底下,最大的碗在上面。

更神奇的是他把有些晚面對......

苏岚在赢了以后,就做了个简单的登记,然后走到苏怜儿旁边。

“太好了,苏岚哥你也赢了。”苏怜儿有些开心,毕竟赢了,就不会被分配到家族产业,从而离开这里。

“不能高兴的太早,恐怕一会儿还有人要挑战我呢!”

“怎么可能?输得人我都看了,最高的也就是星之力九段,肯定不是苏岚哥你的对手。”

苏岚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转头看向那最角落的一个比斗台,那里正是苏文杰的比斗场,不过,此刻的的平台上只有一个修为星之力八段的人,他的对面空无一人,并未见到苏文杰的影子。

不多时,只见裁判直接宣布,那星之力八段的人获胜。

苏岚这才明白过来,苏文杰宁愿放弃这一场,好进入挑战环节,从而挑战他。不过话又说回来,苏文杰已经是星徒六阶了,差一步就是星徒后期,而苏岚只是刚刚踏入星徒层次,对上苏文杰的话,基本是没有胜算的。

这一点,不仅是旁人看来会这样,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太大信心,毕竟之前他还以为苏文杰大概就是星徒三阶到四阶的层次,现在看来,比他想象的要艰难一些了。

很快,淘汰赛结束了,一共有四十人晋级,其中修为最低的也有些星之力六段,其实,在苏家这种地方,星之力达到了六段,在小辈之中,也算是厉害的了。

“文杰哥,你这样做,大长老不会说什么吧!”在另外一边,苏文杰的小弟有些心虚。

“没事,有我爷爷在,能说什么?更何况我又没有违反规则。”说话间,苏文杰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就在这时,台上的中年人大声说道:“接下来是挑战环节,如果有对自己实力自信,以及觉得抽签不合理的,都可以向台上这些获胜的人挑战,不过,机会只有一次,你们要慎重考虑。”中年人乃是星元境的修为,声音中蕴含一丝星元之力,使得他说话十分洪亮,扩散到了比武场的每个角落。

话刚刚说完,底下的有些人已经是跃跃欲试了。

“我要挑战二十号苏小雨。”这时,一个少年指着台上一个少女说道。

“我要挑战五十一号,苏辉。”

“我要挑战五十四号……”

“……”

挑战者分别挑选了对手,众人又是一阵起哄,自己虽然没有那个实力去挑战,不过,看热闹,他们还是十分尽职尽责的。

“我要挑战一百零三号,苏岚。”就在这时,人群中又有一声喊出,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因为这个声音,苏家的小辈们都是极为了解的,那可是今年测试修为最高的苏文杰所有。

苏岚站在台上也跟着看过去,不禁一笑:终于来了吗!

接着,苏文杰跳上比武台,苏岚也缓步走出,和苏文杰面对面站着。

“真没想到,你的修为居然恢复了。”苏文杰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略有笑意的看着苏岚。

苏岚也是回了一笑,说道:“让你失望了!”

“哼!”苏文杰显然有些不悦:“别高兴的太早,我会让你明白,谁才是苏家的天才,即便是五年前的你,也没那个资格。”

说完,苏文杰抢了一个先手,右手紧握,一拳轰出,伴随着这一拳轰出,他的拳头上浮现出了淡淡的青色纹路,赫然就是星之力凝聚的成果。

达到星徒层次,便是可以修炼运用星之力之法了。苏岚定睛一看,这苏文杰不亏是已经达到了六阶层次,对于星之力的运用,已经是极为纯熟了。

苏文杰的一拳,蕴含着星之力,同时震的空气爆发出呜呜的声响。

苏岚不敢大意,也运转星之力,包裹住自己的拳头,和苏文杰对轰过去。

砰!

一声撞击过后,苏文杰原地不动,反观苏岚,却是退后了五步。

苏岚暗道:力量和苏文杰的差距还是很大,不能硬拼!

苏文杰则是一笑,他方才只出了七成力,他大概知道苏岚的力量了,没什么威胁。

随后,苏文杰又是一脚踹向苏岚的腹部,苏岚后退两步,一个侧身躲了过去,接着一记掌刀劈向苏文杰的肩膀。

苏文杰见此不禁反笑,他居然没有去阻挡,反而是用了同样的招式,劈向苏岚的肩膀。

下一刻,苏岚的手至,苏文杰的手也是劈到了他的肩膀。

嘶!

一瞬间苏岚吃痛后退,不仅是他的肩膀挨了一击,他的手也是略微红肿起来。

苏文杰不置可否的抖了抖肩膀,微微露出里面淡金色的甲胄,原来这苏文杰穿了一件防御灵器。

“真的是太可恶了!”苏怜儿在一旁看着,不禁恼怒道。

“唉,谁叫人家是三长老的孙子呢,这一身灵器也不奇怪啊!”又一个少年唉声叹气的,这人比人气死人啊,实力天赋好就算了,他还出身极好,就问你服不服气。

“呦!给我挠痒痒呢?”苏文杰看着苏岚,笑道,其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还当你是当初那个苏家天才吗?

苏岚眼神有些冷冽,他知道这苏文杰有灵器,却是没有想到,他里面还穿着一件灵器甲胄。

“百兽拳!”苏岚低声一喝,运转星之力聚集在拳头之上,夹杂着呼呼的破空声,朝着苏文杰砸了过去。

苏文杰淡淡扫了一眼,不屑一顾,旋即冷哼道:“区区黄阶下品,也好意思拿出来对付我?”

“黄阶中自一人不久后就遇到了華子相三人,華子相三人正在用餐,獨孤言坐上道:“這就四個菜,再多叫兩個。”

華子相道:“跟上來了,事情解決了?”獨孤言拿出柔水派的秘籍遞給南宮秋道:“沒有,但是我發現與柔水派有關。”頓了頓道:“我在登州結識了一位少俠,他已經潛入柔水派打探消息。”

南宮萬道:“原來是他。”獨孤言問道:“南宮前輩知道?”南宮萬道:“之前在萊州有過一面之緣,此人算是飛沙堂的客卿,雖然幫助飛沙堂做事,分派還以飛沙長老自居,甚至建立分堂,可是在實際上并未拜入飛沙堂,平時只是飛沙堂主后勝熙的好友而已。”

獨孤言道:“難怪他要這么盡心管理萊州的閑事。”南宮萬道:“可是他也不是李觀的對手。”獨孤言看一看南宮萬。

華子相對獨孤言道:“你知道我們白道中的九天奇俠,但你知道黑道中也有九天奇俠嗎?”

獨孤言道:“黑道中的九天奇俠我只知道有天陰魔君、飛鷹蛇影、南海惡仙、喪命爪皇,至于其他的我就不了解。”

華子相道:“沒錯。除此之外還有北寒玄武、天媚妖女、妙手天君,傷愁劍客,其中還有一名天烈炎子,不過據北寒玄武所說現在已經改名號叫浴火龍君,但是已經不知所蹤。”

獨孤言問道:“你們也沒找到大哥嗎?”南宮萬搖搖頭。

羅城正三人拜入柔水派,由于李觀閉關,于風天天沉迷酒色,活在醉生夢死之中,門派大事由李觀弟子楊威管理,門派的小事由一名男弟子馬義管理。于是三人很容易拜入了派內,現在門派由一名男弟子馬義管理。

容艷彩一入柔水就刻苦學習武功,羅城正見容艷彩每日修煉七個時辰,這對于長期修煉武功的羅城正也許并沒有什么難度,但是對于從小出生官宦之家的獨女容艷彩來說卻是太過勞累,羅城正道:“容小姐,別練了,太陽這么大,你練這久,不僅皮膚容易曬黑,而且你的身體也會吃不消的。”

容艷彩道:“進入柔水派之前劉公子囑咐我要刻苦的修煉柔水派的武功,他如此在乎,我怎么能夠辜負他,荒廢度日,不趁現在刻苦修煉一些武功呢?”容艷彩進入房內練武。

羅城正嘆道:“唉!三弟啊,三弟,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她如此愛你,你卻視而不見,若有一日你重蹈我的覆轍豈不悔恨一生。”

三日后,羅城正看見容艷彩練武便道:“讓我看看師妹的柔水劍法練的如何?”

羅城正一掌擊向容艷彩,容艷彩一閃,一劍砍向那掌,羅城正一手收回,容艷彩手背向下,一劍橫劈羅城正,羅城正使出輕功越起,容艷彩跳躍一劍刺向羅城正。

羅城正心想:“怎么短短幾日,她的武功就如此流暢,輕功也學得還行,可是手臂一點也粗獷。”羅城正立即使出螺旋九影,容艷彩輕功一轉,劍光折射,道道身影接連消失,容艷彩一劍刺去,正對羅城正,羅城正伸出兩指夾住,容艷彩收回。

羅城正道:“師妹的武功竟然幾日不見就如此精進。”

容艷彩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記憶力好些。”

羅城正道:“劍法拳法,內功心法的書你都看完了。”

容艷彩道:“看完了。”羅城正一驚道:“你什么時候看完了。”

容艷彩疑惑道:“就是加入門派那一日啊,有什么問題?”羅城正道:“你只花了一天時日?”

容艷彩道:“好像大半個時辰吧。”

羅城正大吃一驚道:“一目十行加上過目不忘恐怕也不過如此吧。”容艷彩道:“小時候在家讀的書比較多,經常陪在父親身邊,時常看他批閱公文。”

羅城正問道:“你的氣力也不錯,能夠練上許久。”

容艷彩道:“剛出生不久,身子骨弱,父親早年時曾經收留過一名流落街頭的叫花子,誰知道叫花子武藝高強還精通醫術,有一日叫花子來拜訪家父,恰巧看到了我,就留在府中給我外部藥浴,內服丹藥,還有偶爾輸入一點內力促進我的氣血運轉,一年后我雖然看似弱不禁風,但是實際身體已經很是健康,神醫離開之時還給了幾幅藥方,我也在日夜服用,身體也是越來越好,只不過藥材昂貴稀缺,已經有兩年沒有服用,還好身體已經無礙。”

羅城正道:“藥物不夠用量太多,既然你身體已經不弱,那么也不需要用藥,恐怕那位神醫一直在給你提升內力,只是你不會內功心法,不會行功運氣,我教你一段運氣的法門,這樣你就可以慢慢衍生出真氣,控制內力運行。”

兩個時辰之后,容艷彩就已經熟練,羅城正離開后心中嘆道:“我一開始這一段也苦練了七八日才稍微掌握,沒想到容小姐骨骼清奇、悟性極高,對武功的理解也是極強,是一位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

容艷彩無聊,便恰巧去了柔水派的書房準備看書解悶,容艷彩拿起了柔水派的史書看了起來。

“本派于后漢天福(后漢沿用后唐年號)四年建立,創派祖師姓苗名娣,當時觀望河海悟剛猛的水亦有一柔,自創出柔水劍法,祖師雖為女子之身,卻是巾幗不讓須眉,以一敵三而不懼,劍法一出挑戰四門全勝,自此在登州一方獨大......”

男生变女生体验

”花金弓道:“废话少说,我只意。”几个人同时陪笑道:“满”陆小凤道:“你也知道你表姐,自然是说不出的阴森、黑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男生变女生体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界之无上法神

火林森

魔界之无上法神

黑色火种

魔界之无上法神

平刀

魔界之无上法神

左手呷花

魔界之无上法神

灵妖子

魔界之无上法神

谦谦二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