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各逞心机》。

望著滿地的東西,李言目光一一掃過,他那本無表情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心中也是一熱,因為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靈寶、法寶,而是三堆如同小山一般的靈石,三堆靈石落在房內,讓這有些寬敞的廂房頓時變的擁擠起來,即便是以現在李言還p>

她那下部分,蝎子般的身軀,又充滿了妖異美感。

尤其她那拖曳在地的,冰晶般的蝎尾,棱刺突出,閃耀著的,如銀亮金屬般的冰冷寒光,更是透出危險至極的氣息。

任何人,看著憑空......

老板娘就坐在对面,看着他的胡情,看着倒在地上的傅红雪,谁

“张远!传达室有人找!”正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张远被叫到了传达室,由于两年前的刘建国事件导致了如今校门盘查严格,学生出入学校都需要出示学生证才行,非本校师生进入学校都只能在传达室或者是后客室等着才行,自然会有人去核实情况后再通知学生或者老师。

张远来到传达室看到了头被纱布裹得跟木乃伊似的小三子,纱布上还渗出了丝丝血迹,张远示意他等着,然后转身进入学校骑上共享单车前往宿舍打算洗把澡再来。共享单车是张远的提议,学校扩建过后占地面积大的跟什么似的,从前门往返后门要走半个多小时。鉴于这种情况,张远跟学校反应之后,学校采纳张远的建议购买了二百辆自行车用作校内使用,平时停在传达室旁边的一个自行车停车棚内,有需要的拿学生证来登记,然后取车钥匙,车钥匙上挂着号码,找到那个号码的车子就能骑着走,如果是坏了需要学生自己出钱修理。

“哥,我现在只能找你了,小三子最近过的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小三子是张远认的一个弟弟,他是的全名叫张博,听名字还挺有水准的,实际上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混子跟刘雨辰混过。这两年刘雨辰做了极光集团驻西部开发总经理,临走前把这个小兄弟托付给张远照顾,张远看他还没长歪,这两年也长了见识学了点东西,所以把靠旧城区的一做游戏机室交给他打理。

“说事。”张远看得出来他模样是真惨,不仅头被打伤了,脖子上还有抓痕,这手段十有八九是个婆娘。

“哥你把游戏机室交给我打理,我就听你的话不招惹是非安心做生意,结果最近两个月有个小子天天泡在我这游戏机厅里,成天背着个书包也不去读书看样子是逃课过来的。本来我想既然是做生意哪有管闲事的道理,所以我就没管这事,结果三天前有个泼辣的女人找了过来,看模样也就是二十来岁。非要说我开游戏厅是危害青少年,勾引她弟弟每天不上学逃课让我把她弟弟的消费还她。本来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摔了二百块给她想要她赶紧离开,结果她说我是打发要饭的,说是她弟弟偷了他们家的古董当了去然后来打游戏的,说是收古董的跑了,要我赔偿她家古董的钱。哥你说这不是找事的么?我不想搭理她就,结果她今天带人来把我的游戏厅砸了,幸亏我昨天刚去银行把钱存了才没造成大损失。”

听到小三子说到这里,张远手指点了点桌面没有说话,整个烧烤店就能听到张远敲桌面的声音。这烧烤店在美食一条街上,是张远的产业,烧烤店的老板海叔也是美食一条街的分区经理,他过去也是个混混不过人到中年谋个出路就在找到了刘雨辰,渐渐的就坐上了分区经理的位置。

“你小子没有说实话吧?我就不信人家平白无故的砸店,你是不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张远没说话,一旁的海叔呵呵一笑开口道。

“哪能啊!我早就……是说了点重话,我没想到她还真有点背景,说是个什么格格来着还在派出所有关系,人家不愿意出警。”刚想要狡辩的小三子看到张远的眼神马上就全招了,越说声音越低,最后闭嘴不再说话了。

“这群遗老遗孤还真不太好办,本身就在这里扎根了两百多年,肯定有点人脉,现在关键的是人家赖上我们了。什么狗屁古董,真要有古董也早就变卖了,几十年前穷的连饭都吃不饱了又哪来的古董?”海叔看的透彻,不过张远依旧没说话,因为他考虑到要不要关闭游戏机厅的问题。现在游戏机厅是纯利润,收入最为稳定,全首都少说也有五六千台机子,包括附近几个省至少有十万台机子都是他的。逢年过节游戏机厅的生意至少要翻十几倍的往上走,手下的工人工资基本上都是游戏机厅的收入来支付的,关掉还真有点舍不得。

“知道那女人住哪么?”张远沉思片刻觉得暂时不关闭,海叔说的不错,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知道,就在旧城区那一片,那女人还有个名号叫六爷,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连爷都称呼上了。”小三子一听到张远这么说,误以为张远要给自己出头,马上脸上就泛起了红晕,果然跟辰哥说的一样,咱老板非同一般。

“干嘛?你以为是去打群架?把刀子放下!海叔也一起去吧,你人熟。”随着张远的命令下达,海叔把围裙脱掉换了一身衣服,三个人出了烧烤店就往外面走,走到街口海叔发动了面包车。这也是张远员工的福利待遇之一,只要能够当上分区经理就配备一辆车,看到海叔发动汽车,一旁的小三子也看着眼馋的很,只可惜他现在别说是分区经理,恐怕连门店经理的地位都岌岌可危。

汽车向着旧城区那边驶去,说起来这个地方张远来的次数极少,总共来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上次来还是送小三子过来接手游戏厅的。这个时候的首都车少人少,别说堵车了连停顿一下都没有,一辆车经过都能收获一连串的羡慕目光。很快面包车抵达旧城区,海叔在路边把车停下拔了钥匙却并未锁门,贼都知道刷着极光标志的车子不能伸手,敢伸手的话绝对会收获一连串的来自黑白两道的通缉。

三人走进胡同口,小三子前头带路,张远走中间,海叔殿后,三人七拐八拐走了挺远的了终于来到了一座小院子前。朱红色的门,看起来真的有些年头了,张远上丘高喊道:“我能帮你赢回那一千两,甚至是两千两,三千两。”

 苏青树听到少年郎这句话,少年不知道是真心疼,他那些钱呢?还是想找回点这些个破石头什么都不给自己解出来的颜面,立马喊道:“停”

好险,就差一寸,就差一寸一棍就结结实实的挨在沈问丘脑门上。

福伯和公孙铭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好在这一声“停”来得及时,才让他们的心从嗓子眼回到了肚子里。

刚刚那一幕当真是惊心动魄呀!

 苏青树怀疑的问道:“你当真能帮我赢回那一千两?”

 沈问丘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不仅能帮苏少赢回那一千两,而且还能送你一份大礼。”

 苏青树才不在乎什么大礼呢?

他在乎的自己那打水漂了的一千两,毕竟他们家再有钱,那也是他这半年的零花钱,这钱都没了,自己以后出门喝点小酒连点赏钱都扔不出去,那就是丢他们长公主府的脸面呀,这还得了?

 “不过我有两个条件。就不知道苏少能不能答应?”

沈问丘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苏青树虽然纨绔了点,但也不是个傻子,他很早就知道那些个一个个想着法子给自己宝贝的,哪一个不是想通过他,攀上他们家的势力。

当然给他送宝贝的人不少,但他从来都不收,也不是不收,而是不敢,就他老爹那性格要知道自己收了别人家东西,还不把他腿给打断了?

故而,当沈问丘提出条件之时,少年变得警惕,谨慎地问道:“你先说说看?”

 沈问丘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还有点脑子,自己还以为他会直接点头呢?

 不过少年郎自信他会答应 故而他信心满满地说道:“苏少放心,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一定不会拒绝的。第一,我帮苏少你赢回那一千两,咱们上次的事一笔勾销,就当没发生过,怎么样?”

 苏青树想了想这买卖也不亏,就问:“这个没问题,那第二个呢?”

 沈问丘说道:“这第一个苏少都答应了,这第二个要求,你答不答应?我也无所谓。”

 “我送第二份大礼给苏少,就是想和苏少交个朋友,没别的意思。”

说完,也不管苏青树同不同意,就进了赌石店挑起了石头。

这同不同意也不是他沈问丘应该考虑的问题,这么划算的买卖,苏青树不可能不做,除非他是个傻子。

 其实,沈问丘也不会赌石,只是看了几本闲杂书籍而已,就当是一次验证,反正最后书上记载不对,那就当在坑苏青树一次好了,我都无所谓的,少年郎便是怀着这种心态的,若是苏青树知道估计得吐血。

他煞有介事,认真的观察石头,将那些没有纹路的石头先排除在外,众人看他看得仔细还以为是个行家,渐渐围拢过来看上了热闹。

 不过沈问丘这一挑就是一个是时辰,那些没有耐心的人早就走了。

 这一个时辰,沈问丘也就挑了五块石头,不大不小。

 搞得众人都怀疑他是不是故弄玄虚了。

 沈问丘挑的五块石头,不大不小,一个二十两,总共也就一百两的成本。

 也不知道沈问丘怎么想的,说道:“诸位,热闹也看了,这不参与一下,也太对不起自己浪费在这的时间的,我们苏少为了感谢大家的捧场,今儿特地在这开赌盘,大家赶紧告知亲朋好友前都过来捧场。”

 沈问丘这操作搞得苏青树都懵了,这到底是帮自己赢回一千两还是耍自己呀!但沈问丘下一句话直接可以让他吐血了,“诸位,我们开一盘,苏少爷做庄家,猜五块石头有东西的赔率是一赔十,四块是一赔八,三块是一赔六,剩下的都是一赔四,要参与的赶紧……”

 话还没说完,苏青树就上前去捂住沈问丘的嘴巴,低声骂道:“你-他-娘的,是要老子倾家荡产吗?”

这一动作众人都看在了眼里,觉得苏少爷是对这个少年郎一点心都没有了,刚才心中还摇摆不定的人,也决定了至少也要买赔率一赔四的,这白捡的便宜当然不能错过,就催促道:“苏少爷,还开不开盘呀?大伙都等着呢,给句痛快话呀?”

苏青树刚想喊不开的,挣开他的手的沈问丘低声说道:“你要想拿回那一千两,就听我的。”

沈问丘又说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苏少爷肯定会给大家当庄家的,不然苏家的面子往哪搁呀?”

 苏青树听到这话,脸色比死了娘还难看,不耐烦地喊道:“开、开···”

 众人看到苏青树这脸色,更加倾向一赔四的赔率。

 沈问丘是打心底里感谢苏青树的表现呀!毕竟,少年这个动作很成功,瞬间吸引住很多人。

 自己虽然没有多大的把握保证所有石头都开出有值钱的东西,但开出东西来,三四块石头还是有那么点自信的。

 可经苏青树这一闹,想来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他能开出东西而选择赔率一赔四的赌,看来这次就算开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苏青树也要赚发了。

当然,苏青树要是运气太差,那就不怪我咯!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各逞心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迦衣传

笔念苍生

迦衣传

穷少爷不爱钱

迦衣传

枝袖

迦衣传

夜半古柯

迦衣传

英雄骑士

迦衣传

衣青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