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甲豚强者》。

她轻轻一拢鬓发,幽幽长叹一声,道:沉沉,我知道你还是真的有了尊严,你才会看得起自己,从而高标准严要求自己,不逾矩

“啊……呃啊!”云逸面色扭曲,全身青筋暴涨,如同一条条长虫趋附,看上去很是吓人。

尽管那种压力已经让他感觉随时可能会被压垮,但他更加清楚,这种关头一旦放弃了,那之前所承受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云逸虽出身在神级势力,但他从来都不是那种骄奢淫逸的公子哥。

他从小就明白,未来的一切都要靠自己!更何况他现在还是太古古主,没有真正让人折服的本领,他将来的路怎么走?

云氏一脉的确可以给他很多,却不能给他想要的全部!

“来啊!”云逸此时如同野兽般嘶吼,他的双目赤红,唇齿间不断有血迹溢出,那是太过痛苦导致紧咬牙关时牙根刺破了血肉!

又是一顿猛吞,云逸的毛孔间都有血珠渗出,满头黑发更是变得有些枯黄。

他的骨骼,他的血肉,甚至是他的神识,此时都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制,就如同他体内每个细胞都要扛起一座千丈巨峰,如若承受不住,那便只能被活活压死!

但既然承受了非人的痛苦,云逸的收获也是巨大的,他体内容器此时已经被填满了九成九!

这剩下的一点点,只要突破,那便是真正的成功!是打破历代奇迹的神话!

“噗!”然而云逸刚牵引了一丝丝古窟能量入体,他便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只感觉眼前一黑,重重地砸在地上!

就是这关键时候,云逸却达到极限了!只差一点,却无论如何也吞噬不了。

而且云逸有种感觉,一旦他再强行吸收,古窟能量很可能就会化作一道诱饵,将之前吸收的全部能量引出云逸体外!

“呼!”云逸深吸一口气,再次让自己盘坐起来,不过在那股无形的压力之下,他的腰板被压的很拉跨,无论如何也直不起来。

这是一种全身肿胀,就连呼吸好像都被堵住的感觉,憋、闷。

云逸此时诞生了一种离奇的想法,他想将体内的东西全部倒出,包括五脏六腑!

“咳,成败在此一举!”云逸狠狠咽了一口血水,尽管身体本能让他放弃,但是他的骄傲、他的意志却绝不会允许自己就此服输!

“给我收!”

云逸猛地挺直了腰板,这一刻,他的眼中充满了狠意,对自己的狠!

古窟能量原本已经有外散的迹象,但云逸此时的拼命行为,让他再次化为黑洞,那不断从古窟地下喷涌而出的能量再一次向他汇聚而去。

“噗!”

“啊……!”

“噗!”

……

每有一缕能量进入体内,云逸都感觉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磨盘在碾压他全身血肉,神体之血在这时变得格外廉价,云逸全身上下都血淋淋!

古窟能量吸收的越来越多,离那最终的饱和点越来越近,云逸的状态,也越来越凄惨。

“呃啊啊啊!”终于,当最后一缕能量入体后,云逸眼珠瞪的老大,仿若要蹦出眼眶。

就在这瞬间,云逸整个人忽然喷发出无尽神霞,一朵朵能量云凝聚飘动,此时的他,就如同端坐九天之上的神祗!

天地法则在云逸面前如同最温顺的孩子,飘忽游走,无尽灵气缭绕在他身旁,甚至是不达至尊无法摸索到的大道纹路都围绕着云逸交织不断!

咚!

一道沉闷的巨响传来,整座三十六古窟这时一齐震动,所有古窟能量不再给其他古窟提供,全部涌向云逸这边!

古窟外……

“哪个混账夺老子机缘!”严无眠直接冲出一等古窟,他此时全身戾气弥漫,杀意凛然!

他的速度也不慢,正在进行第四步重塑根基,而且已经重塑到了玄帝层次,眼看着就要圆满了,但古窟能量却忽然消退,再也没有丝毫浮现!

“严师兄,不是你搞的动静?”段景、流风以及另外一名巅峰帝主南天辰同时从古窟内走出。

他们神色也很难看,他们也在进行第四步,不过速度则是没有严无眠快,三人都还在重塑凝气境根基。

“老子现在就想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竟然速度比我还快!”严无眠的声音无比阴沉。

他本来还想借此机会积累足够的底蕴,待出去后立刻破入天谕境,成就一代至尊,哪成想竟有人冲在他前面,生生断了所有人的机缘!

就这谈话的瞬间,二等古窟、三等古窟的人都冲了出来,皆愤怒不已。

尤其是南天穹和南天空涯,他们刚一冲出三等古窟就动手轰飞了两名玄帝,他娘的也忒欺负人了!

他们本就倒了血霉沦落到三等古窟,以三等古窟的能量纯度他们只进行到第二步熬炼灵力,这下好了,机缘什么的全无了!

“是谁!”南天穹毫不压制自己的实力,巅峰帝主的恐怖威压笼罩了整座古窟,神识也同时探出,他想看看到底是谁没出来。

“给老子死外面去!”严无眠本就想锤人,南天穹还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这股,為了確認這里有沒有提示,愣是一個人把這里清得干干凈凈?

而這段時間追風家族也發現了火焰山,在基本上自己家族所有的人都死過一次后,再也沒去做那個任務了?把地方告訴了陳淵,陳淵也做人情的送了一個行會令牌給他?讓他感激不已,現在也打算加大努力找其他的幾個地方?

現在陳淵正在去往火焰山的路上,這段時間陳淵也變得成熟很多了?在毫無顧及的情況下,使用魔法,修煉魔法?現在陳淵控制魔法的能力大大提高了,智力也突破了大關?

明白彌勒戒是彌勒在無聊中用純精神力修煉的一個戒指,所以戴上彌勒戒那么在彌勒億萬年的精神力的影響下,完全可以防御目前游戲中的任何魔法攻擊?也知道自己的魔法不是由系統學的,是彌勒傳給自己后本身就帶的,有些應該是系統不應該有的?比如那些終極魔法,按照說明,這一個終極魔法下去,基本上誕生之城就沒了,那還打什么?

火焰鳥:火焰山怪物之一,攻擊強防御高魔法,火系攻擊?火系魔法無效,降低電系魔法攻擊,受水系魔法?這是追風家族得到的資料?因為這種怪物在火焰山中部開始慢慢的大量聚集,所以可以說,追風家族連鳳凰都沒見到就敗在這些鳥的身上?

陳淵使用魔法中的辨認術,火焰鳥:生命攻擊防御魔法,聚火球(比火球術更加高級的火系技能)?火系魔法傷害降低,水系魔法傷害加?在得到信息后,陳淵為了節省快點給自己拿到朱雀毛和朱雀血,使用大量群體攻擊冰龍咆哮殺出一條路來沖上山去?當然路上的裝備是不會放過的,反正陳淵不怕魔法攻擊?

經過了一段密密麻麻的火焰鳥后,來到半山腰?看著前面新的怪物,它們比火焰鳥更小?辨認術查看一下,原來是火烈鳥:生命攻擊防御魔法暴炎球火系魔法傷害降低水系魔法傷害加,可以火焰中恢復部分生命?這種鳥在這里還不是太密集?如果走得好,完全可以殺幾個就走過去?只是陳淵在對自己能力的自信下,大步向前走去,一邊還丟著冰龍咆哮?

隨手把擋路的鳥給清理掉,在短短的個小時左右就到了山頂?看到一連接著幾座山,自己站的這個山頂還不是一個比較高的山頂?看著前面一個大的火山口,一陣陣炎熱沖出?雖然知道這里的火山不會噴發,但是那迎面而來的悶熱也夠讓一般的人煩躁不已?突然陳淵感覺到魔法波動,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長鳴,一個碩大而又火紅的大鳥從火山中一飛沖天?

陳淵使用辨認術一查?火鳥:經過火山的練化可升級成為鳳凰,生命攻擊防御魔法火系全系(禁咒除外)火系傷害無效?水系傷害增加?可以在火焰中恢復生命?嘗試的全力對火鳥使用一個冰箭術,可能那魔法波動太小了?火鳥沒有感覺到,只是撲的一聲?火鳥外面那層火焰變得小了點罷了?只見那火鳥長鳴一聲,那火焰都恢復了?這時候火鳥俯沖而至,陳淵不怕魔法攻擊沒錯,但是不代表那火鳥的物理攻擊也無效?

只見那火鳥對著陳淵的門面沖來,來不急反應的陳淵撲哧一聲倒在了地上?生命也變成了,要是再被沖幾下那陳淵可受不了?火鳥俯沖后停在了半空中,陳淵趕緊給自己加一個水系的初級魔法盾?

就這時候,火鳥又飛沖過來,口中還帶著一個火球?剛剛站起立了一個水系初級魔法盾的陳淵再次摔在了地上,魔法盾也消失了,生命也只剩下點?火鳥完全不給陳淵放第個魔法的機會?陳淵也只能放魔法盾,要是用治療術還不夠火鳥一下,直接掛掉?(至于火鳥為什么會這么厲害,第節有說明)

看來水系魔法和火系相克還是很有效?但是這樣也解救不了陳淵,只看那火鳥沖來沖去?陳淵也只有倒下去立一個盾,然后再被沖倒?陳淵也太托大了,在幾次打怪都沒損失的情況下,連基本的生命藥水都沒帶,再這樣下去陳淵還是得掛回去?而火鳥口中的魔法也越來越高級了?在來次后火鳥也不沖了,站在火山口明顯的在準備一個超級魔法?只是在多次的沖擊中,陳淵感覺天在轉,頭上只鳥在飛,習慣性的給自己放一個水系魔法盾?

慢慢的陳淵感覺前面有個強大的魔法波動?只見火鳥張開大翅,伸直雙腳,高昂著頭顱,對著天空一聲比一聲的長鳴,火山下那肉眼可見的熱氣慢慢變成了烈火撲想火鳥?陳淵看到自己受了那么多魔法后身體虛弱了不少,生命值才點了?

這時也只能硬著頭皮撐起一個自己所知道的水系終極防御魔法水幕天華,在陳淵吃力的完成這個魔法后,一個幾米厚的水系魔法盾出現在陳淵的四周,無色的水元素由里到外慢慢的轉化為藍色變得更加堅固?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育含著強大火元素的火龍飛奔而至,那火龍沖向陳淵所在地方?

在火龍的水接觸的時候瞬間汽化,終于在火龍遇到藍色水元素的時候和外圍的水元素一起消失了?而那變成藍色的水也迅速往外擴大,又變成了無色?這個時候火鳥再次俯沖而至,恰好和擴大的魔法盾相撞?砰的一聲,火鳥變成了落湯雞,撲騰撲騰,趴在地上飛不起來?陳淵也被巨大的撞擊力推開十來米,坐在地上?

看著只剩下點的生命,身體虛弱不已,陳淵暗自苦笑?原本這個游戲是只要有生命值,就不會感覺到虛弱的,但是因為陳淵是用精神力直接連接,所以在受到傷害后同時影響人物?還好陳淵發現對面的那個火鳥也撲在地上,濕沓沓的翅膀在那里一扇一扇的,而濕沓沓的翅膀也在那一扇一扇之下慢慢的變干了?看來翅膀什么時候恢復紅色,陳淵就什么時候掛了?

“哈哈哈,感謝大家能夠賞光。”做為主人的馬德塞亮相之后,即是一臉的大笑。打過了一個招呼之后,即向著大家介紹道:“本將軍說一下,這位就是我新娶的妾室,麥迪娜扎,和大家說幾句話說吧。”

“哎呀,將軍真是好福氣呀。”

鴻面色越發陰沉,只好把火發在江遠身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在這里住下去,給老子等著!”

“白癡!”

江遠嘲諷了一句,忽然猛地把門一關。

孫鴻連忙后退,卻還是被撞到了鼻尖,眼睛一酸,鼻血和眼淚嘩啦嘩啦往下掉。

尚未明鼓掌笑道:熊兄果然是个不错不错,人生百年,终须一死楚留香说这话时,胡铁花也末觉,彼二人仁义之心既胜,复资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甲豚强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皓痕江月

明月珰

皓痕江月

我吃肉夹馍

皓痕江月

疆戈

皓痕江月

修身齐家

皓痕江月

安凝

皓痕江月

画盏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