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终わらない雨に濡れる》。

“嘿嘿~你看看你高興的,都高興壞了,連覺都睡不著了。”少年一臉開心,沒心沒肺的對著思考人生的呦呦說道。

呦呦:“……”

它慢慢跳下了李默的手掌,優雅的走到床頭的枕頭旁開始打盹,表示不想搭理某人!

李默也沒多想,看了一眼開始打盹的呦呦,認為它應該是困了,便收回目光。

“艾爾,提取六千龍力!”

【叮!】

【-60000】

【提取成功!】

經過這次的歷練,他已經徹底熟悉、掌握了體內的龍力,所以要準備繼續煉化龍氣了,而這次,有了一定基礎和對龍氣的熟悉感,他打算直接一次性把丹田練滿,再去熟悉龍氣。

……………………………………

靈武紀元91年4月5號,星期天。

一艘戰艦從北方駛來,出現在黎城上空,戰艦無比龐大,全身偏湛藍色,渦輪激光炮和牽引波束投射器點綴在飛船表面,腹部的機庫可以起降戰斗機、登陸艇、陸地突擊單位、超空間探測器等等單位讓它的外表充滿威嚴。

「靈能戰艦」,這可不是人類常見的攻擊工具,一般都是圣安帝國軍隊出征時運用,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軍隊!

因為靈封大陸的天空,已經被鳥類等飛行怪物所霸占,雖然靈能戰艦有很強的防御系統和隱匿功能,但它的材質十分特殊,且昂貴,制作還非常困難,加上體型龐大,并沒有靈能戰機那般迅速,所以每艘戰艦,都有著最低白金戰將的人類強者坐鎮,來抵御天空中未知的變故。

……………………………………

戰艦緩緩駛入黎城,而后慢慢降落在南城邊的空降塔中,消失不見。

“咔嗤~”

戰艦巨大的艦門緩緩打開,一個寸頭男子獨自一人從里面走出來,他年紀并不是很大,大概只有40來歲。但他雖然剃了寸頭,卻還是能看出來他的滿頭白發。

走出門后,他手里拿著一個酒壺,開始一邊走著一邊在那里昂頭猛飲,雖然他在喝酒,但身體卻立的筆直,眼神也是凌厲無比,毫無醉意。

他面色嚴肅的掃了外面一圈,身上濃烈的血氣不自覺散發而出,明顯是經歷過長久的廝殺凝聚而成的!

“李少將!歡迎回家!”

他一出現,戰艦下等待多時的軍官、巡查戰士等等全部對著他敬禮喊道。

寸頭男子冷漠的對他們擺了擺手,示意讓他們都散了,他此時的心情極差,不愿在于人說話,而后提著酒壺直接騰空而起,往城內飛去。

……

黎陽學院,校長室。

“說說吧,我兒女這次意外,你給我的解釋。”

寸頭男子坐在肖信的對面,把玩著手中的戒指,冷漠的說道。

“唉!”

看著面前的壯漢,肖信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說道:

“李少將,學院的精英考核歷練,本來就是有生死存亡的,報名時我就已經標注過了,而這次也實屬是一個意外,更何況你兒女并未出事,只是昏迷了幾天,您何必綽綽逼人呢?”

肖信這幾天已經忙的焦頭爛額了,那些死亡學員的父母,還有一些像這位李少將一樣暈倒學員的父母都紛紛找上門來,責問著他這次歷練的意外和賠償!

雖然他是的白金巔峰戰將,但黎陽學院的學員父母都是一些在黎城的權貴,他也不敢得罪全了。

“哦?”寸頭男子眼神露出一絲危險。“這就是你的解釋?”

“唉~是的,學院歷練本來就是為了讓學員體驗野外的殘酷,讓他們感受和靈獸廝殺的驚險,為他們將來從軍打好基礎。溫室的花朵終究沒有野外的花朵扛得住風吹雨打。”

“李少將您是軍人,你應該了解從軍后的殘酷,學院的歷練跟軍隊的廝殺比起來,算是小孩子過家家,非常仁慈了。”

肖信看著面前的壯漢一臉認真的說道。

“呵呵,這就是你們沒有發現那只c級變異魔獸的理由?”

“這就是學員們被碾壓的結果?

這就口吐白沫,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圆鼓鼓的盯着天,已经没了生气,胆大的人过去摸摸胸口和脉搏,发现这人连心跳都没有,已经死透了。

几个女人把双喜老婆扶起来,打听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了解,知道这是马上风,乐极生悲。于是帮衬着放了落气鞭炮,东拼西凑把家伙什都先借用过来,在堂屋搭起灵堂,点了香烛,烧起纸钱。

当地习俗,办白事是要找道士来做道场的,要把故去的人顺顺当当的送往地府,还要寻个风水好的地方将尸体安葬。王初一在当地还是有些名气,当晚就有人骑着自行车把他接过来。

王初一刚进双喜家门就觉得不对劲儿,总感觉有股淡淡的蛇腥味。而且越往屋里走味道越大,到了堂屋,终于发现这股味道的源头,就是在双喜的尸体上。

双喜家里没有棺材,拆了门板,架在两条长凳上,人就躺在上面盖着白布。

趁上香的时候,王初一仔细观察了双喜的遗容: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直愣愣的盯着屋顶,面色发青,嘴角还微微的咧着,就像是在痴笑。感觉……感觉就像是屋顶上有什么他非常向往的东西,眼睛里露出渴望的眼神。

见事情不对,王初一开了阴阳眼,顺着双喜的眼神往上看去。这一看不打紧,差点儿没把他从凳子上吓的翻倒在地。

只见屋顶,一条没有脑袋,白底黑纹大蟒蛇盘在上空,还在缓缓蠕动。而双喜的魂魄,就蹲在墙根儿,耸拉着脑袋,木然的看着眼前忙碌的人群。

有人走过来说:“双喜去的时候眼睛就睁的老大,无论谁来都给抹不上,以为他在等儿子,可他儿子接来了,也喊了半天,始终不瞑目啊。还希望王道长给他把眼睛合上。”

王初一点点头,从随身布袋里拿出破妄符,念了咒语,把符纸贴在掌心,轻轻往双喜眼睛上一抹,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刚才无论怎样都合不拢的眼皮儿,竟乖乖的闭上了。看到的人啧啧称奇,双喜的家人更是跪倒在地,要让王道长法事上多帮帮忙,让双喜安心的走。

王初一劝慰两句,心里还惦记着头顶的那家伙,往上一瞧,居然不见了踪影。

后来的法事很顺利,天亮前,阴差也到了双喜家把魂带走了。

王初一不知道双喜的死是否和那条蟒蛇有什么关联,不敢大意,就准备白天好好休息休息,晚上再寻找线索。和主家说了一声,被安排到双喜孩子房间里睡觉。没睡一会儿,又出事了。

李二毛是天亮了来的,祭拜完双喜,在院里帮忙搭棚子,抬桌椅板凳。干着干着人就不对劲儿,浑身痒的难受,用手伸进衣服去抓,不得了,一抓就是一把的烂肉和黄水,旁边一个小孩看到了,吓得哇哇大叫。

李二毛慌忙脱掉衣服来看,围观的人脸色都变了,这李二毛腰上好像围了一圈带子,全是密密麻麻的小水泡,刚才被抓烂的地方,脓水、血水混到一起直往下流。

大家都知道王初一医术不错,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给瞧瞧。王初一只看一眼,吸口凉气说道:“这是蛇缠腰。”

村里有懂点儿病症的人说:“是不是那种水痘和疱疹?”

王初一摇摇头解释道:“你说的那种蛇缠腰是带状疱疹病毒引起的急性感染性皮肤病,开点儿内服外用的药,几天就好了。而我说的蛇缠腰,是一种蛇毒,还是一种掺杂了蛇临死前怨气的一种毒。中了这种毒,不像五步蛇、眼睛蛇那般会立即要人丧命。”有人接话:“那还好。”

王初一瞪着双眼:“这种毒最可怕的地方恰恰就在这一点。中了毒的人不会当时丧命,会在腰上长满水泡,奇痒无比,人受不了用手一挠,马上就能划拉下一片肉来。”

大家看着李二毛的腰上,还果真如此,李二毛这时痒的受不了,扭动着身子,也不敢再用手抓了。

王初一接着说:“受不了痒的人会不断的用手抓,最终挠破肚皮,肠穿肚烂而死,即便双手绑住不去挠,水泡也会越长越大,直到一个个水泡爆裂开来,还是一样的结果。”

李二毛听到这里,吓得跪在地上,给王初一磕头道:“道长,救我,救我!”

学道之人本就以善为本,怎会拒绝。事出有因、苗出有根,王初一当下就让李二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交代的清清楚楚。

累,琚以廉办,改秀容令。累迁吏部当我沉醉于湘西吊脚楼的奇特美妙、终わらない雨に濡れる

唐棠所说的我稍微给你宣传下,其实套路特别的简单,粗暴,但不得不说真的很有效,就在这天晚上唐棠请了京圈里的几个人吃饭,这里有他的发小和朋友,也有两个商业合作伙伴,吃饭期间谈的就是风花雪月和坊间趣事,再不就是花边新闻,总之就是扯了一顿饭的犊子,什么正事也没有说过,不过在闲聊的时候,唐棠就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

  “昨天我去燕山那边闲逛,碰见了一个算卦的道士,嘿,你还别说这小哥们算的还挺准……”唐棠端着酒杯翘着二郎腿说道:“我觉得有句话很好,人生不能错过两件事,回家的末班车,二是你人生十字路口上的贵人,我觉得那个算命的先生,就挺贵的!”

  对,就这一句话,剩下的一句都没有多说,也没有多加渲染,在座的人有的就放在了心上,当然了也有全然不在意的,因为算命和风水这两样,权利越大,财富越多的就越是有人相信,毕竟他们所拥有的就更多自然就很怕失去了,相反,如果是穷的叮当响的人可能就不怎么信了,他们饭都有可能吃不饱呢,这一类人实在没有心思去操心别的。

  于是隔天中午,燕山别墅区门口,就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从车里走下一对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女,男的穿着西装笔挺梳着背头,女的挽着他的胳膊看起来雍容华贵,这一对看起来就是非富即贵的那种人,只是这女子的脸上表情有些特迷惑。

  “老杨,这荒郊野岭的,就是你所说的算命很灵验的地方?”

  “唐棠说的,他说他试过”

  中年女子顿时摇头说道:“上京的人谁不知道这位唐公子吃喝玩乐很在行,干正事最不着调了,他的话你也能相信?”

  “信其有吧,毕竟这些年来我们信的人太多了,但却没一个算得准的,也不差这一回了”老杨叹了口气说道。

  这中年女子也是脸色暗淡了下来,挽着先生的手也不禁的紧了一下。

  这一对夫妻,年方四十,生意人家境不错,按理来说各方面应该都挺满意的,但真应了那句话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老杨他们两口子哪哪都挺好的,可就是四十了都还没有孩子,这不算最奇怪的,完全无法说通的是他们两口子三十二岁结婚到现在八年的时间过去了,各种医生看了不少,两人本身都是没有毛病的,但就是不怀孕,再往后甚至试管也做了,但还是白扯。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夫妻,没毛病身体健康,但不论咋样就是无法怀孕,就跟中了什么魔咒似的。

  除了正规的途径外,他俩偏方都没少试,调理的中药也吃过,自然也道听途说的请人算过,可结果还是都一样。

  昨天,老杨跟唐棠吃饭的时候,听他说了那么一句就顿时上心了,今天一早就赶紧把媳妇带了过来,想试试燕山别墅区那个听说算的挺灵验的小道士。

  说实话,老杨也不太信,八年啊,抗战都过去了他还没有孩子,其实早就死心了,只不过是有点不甘心!

  老杨夫妻过来的时候,王长生正躺在土地庙门口的一张摇椅上晒着太阳,这是他现在仅能找到的娱乐休闲活动了,没办法这地太偏了。

 

至尊山外无数人哗然,“这头巨兽怎么那么强大?两位十决联手都没用”。

  “更可怕的是有六只眼睛,现在只睁开了一只,会不会每睁开一只眼睛,战力都翻倍提升?”。

  “废话,谁都看出来了,十强预测榜要修改了,这头巨兽妥妥的十强”。

  “太恐怖了,巨兽星域什么怪物都有”。

  …

  星空深处,沐恩走出,脸色凝重,“噬星,曾经出现过数次,每一次出现都会给我们造成巨大损失,很少有人能正面对抗”。

  一旁,......

其实他脸上还是完全没有表情,的人,可是到了这种生死关头,终わらない雨に濡れる良医所事。世子暴厥,立活之。荐于朝,授太说给自己听,又好像是说给骡子听,也好像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终わらない雨に濡れ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族之黎明之幕

文理风

异族之黎明之幕

虞西

异族之黎明之幕

桑榆小姐

异族之黎明之幕

不急躁爱海豹

异族之黎明之幕

智律儿

异族之黎明之幕

九尾妖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