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平酒楼》。

外面的天空蒙蒙亮,狭长的走廊中,油灯被窗外渗进来的风吹的有些摇摆,在这个反而没有外面亮堂的昏.黄.的走廊中,一名青年身形化为一道道残影,在行源的楼层中穿梭而过。

在他前方的,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白色短袖衬衣的女子刚刚走过一扇窗户旁边,从身后正好能看到雪.百.的.长.褪,腿.湾.子笔直高挑,那一头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有一种特别想让人看上一眼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女子。

她感觉到身后有一股不同于窗外的风吹进她的颈项里,她的全身汗毛直树,整个人走路都快没有力气,她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微微侧过头,余光明明就发现身后,在明暗交接的地方有一道黑影,她的大脑瞬间发凉。

后面的人也一愣,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周露姑娘,你起的挺早啊。”

身后传来一阵正常男子的声音,她有些麻木的身体回过头,眯了眯眼睛,刚刚起来还有些看不清世界,过了片刻她终于认得来人。

“大人,是您啊,真是吓死我了。”她.白.恁.的右手抱住胸口,使劲的拍了几下,才终于喘上了气。

“这都吓到你了,我白天看你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怎么会这么胆小。”沈杰有些诧异问道。

“那是对待贵客,当然得这样。”她微微侧过头看向和她并肩而走的青年,还有些怪他,她的心脏到现在都没有平复下来,实际上要不是在行源拿到的月钱极多,她还真就不愿意过来,还不是为了那一大家子。

“我明白。”沈杰回道。

她见沈杰并没有一副大官高高在上的和自己说话,她忽然觉得和他的距离没有那么大:“你说你们锦衣卫是不是都是这么神.出.鬼.末的。”

“你以为呢?周露,这边行源的厨房在哪里?”沈杰问道。

“你难道想给你家妻子做饭吃。”周露有些惊讶的看向他,这话一说出来就有点后悔了,她以前只有在熟人面前才会这么多问,在陌生人面前最容易造成尴尬。

“出门在外,最怕被人毒死,饭最好自己做。”沈杰嘴角一笑的看了她一眼。

“你说话真直白。”周露有些无语的回道,她想起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千户大人,连忙又补充了一句:“我这样说话你应该不会生气吧。”

“怎么可能,我也是人,身份都是身外之物,有时候反而让我活得不自在,或者你直接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照顾自己的家人和兄弟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沈杰说道。

“没想到沈大我命的。”

柳先生摇头道:“不是要你的命,是要你的半条命。”

明明是杀气十足的话,在柳先生口中却是这般的轻描淡写,仿佛不是来找事,而是一个路人在向一个打水的人讨半碗清凉的井水喝。

鼠一眯起眼睛,抿了下嘴唇。

柳先生在他印象里不是个好人,但绝对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最要命的是,他不光有言出必行的决心,更有言出必行的能力。

之前的那一次较量中,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当时柳先生看似赢得很勉强,但鼠一一直觉得他藏拙了。而从柳先生此时的表现来看,鼠一的判断显然是对的。

然而鼠一此刻却感受不到半点猜中的喜悦:“这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我说放你走,但没说怎么样放你走。”

鼠一最后握了握画皮的手掌,随后轻轻一用力,将画皮轻轻推开。

踩着一片梧桐叶的画皮便以比水流快了一点的速度飘走了。

在做这件事的时候,鼠一死死盯着柳先生,生怕他会突然出手。

柳先生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平静看着:“放心吧,我此行的目标只是你,不是画皮。”

“你好像并不好奇画皮的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对于我们来说,或许难如登天,但对某些人来说,却不过一个念头的功夫。”

鼠一以为柳先生说的是自己那个少女模样的师父,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

柳先生看出了这一点,但他却没有出言纠正,而是继续刚才的话:“我留在此处,原本只是想亲眼看着你离去,为你送别,不是来动手的。”

鼠一呵呵一声:“那你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

“你的境界太高了。”柳先生叹了口气,颇为无奈道:“在无法确定你走向聊斋的对立面的情况下,我不能坐视你完好无缺的离去。之前那场架,我在你身上留了些东西,没指望能怎么招你,只是希望能拖住你些时间,好让我专心忙完眼前这点事。谁知道,她会那么好心的帮你一把。”

鼠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刚刚少女替他疗伤,他还感叹省了自己很多时间养伤。

但现在听柳先生这么一说,少女这回算是帮了倒忙了。

要是少女没那般好心,不帮他疗伤,他此刻可能就不用再跟柳先生再打这一架了。

不过鼠一也只是这般想想,他并不会因此怨恨少女。

硬要说些什么的话,那只能说世事无常。

反腕拔出身怀的铁剑,大步迎上就象是条早已被逼人绝路的野兽

这他妈的是一条永无止境的破道,柯尔顿在想。

他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在黑暗的草地上,好避开脚下的石块和树枝。他的西装外套搭在胳膊上。他好像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好几天了,好几个星期了。

好像已经有很多年了,柯尔顿一直没有这样走过夜路了。回忆起来,上一次走夜路,还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那年秋天,陪一位来自中国的投资商,去安省的北部打猎,他们中国人怎么都喜欢玩刺激的呢。

他们背着猎枪,跑了一天,连个兔子影都没见到。就在垂头丧气地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竟然发现了山对面有一头鹿,一闪身进了林子。

那天风很大,而且是迎风,是打猎的好天气。他们可以感觉到不远处鹿的气息,隐约还可以听到鹿踩在落叶上的声音,而在上风口的鹿却闻不到他们。于是,就这样,他们一直追着追着。想起来好奇怪,就在他们想放弃的时候,那头鹿总是又闪现出来,仿佛在引诱着他们。

一直追出去十几里路,天都黑了,还是没有追到,只好决断地回头,否则很可能会迷失在漆黑黑的山林里。

那天的夜路虽然也很难走,可毕竟穿着一双高腰的狩猎靴,舒适,温暖,安全。不像今天,穿着这么一双该死的皮鞋。

脚后跟上大概是磨出了水泡,鞋子的坚硬皮革在折磨着他的脚腕。他时而绊在车辙或者土坑里,还有风吹过来的树根。

走了半天,他周围的一切,好像并没有改变似的。他好像一次又一次地经过同一棵树。他听到,蝉声在唱着永恒不变的旋律。他数着,一头猫头鹰好像每三十秒就叫一声。

一切都像在循环播放

國庫迅速充實了起來,因為貪污風氣的銳減,再加上白慕也不是喜歡亂花錢的主,后宮里也不怎么需要花錢,能投入到戰爭中的資金頓時多了許多。

本來本國就是一個極為強盛的大國,底蘊之深厚難以想象。因此,在裝備頓時升級了以后,并且還有白慕這樣人人稱頌的‘戰神’皇帝,接下來的戰爭無往不利。于是,敵國不得不要求談判。

白慕直截了當地拒絕,表示大仇未報,怎能和敵人握手言談?!于是,大軍直搗黃龍,一路勢如破竹,一年后終于徹底戰勝。

慶功宴的當天,阿煉正好一歲半,被白縹抱著在后宮和白慕一起吃飯。

接下來,大概就可以一心培養這孩子了吧。

白慕摸了摸阿煉的頭,對方已經會叫爹爹娘親之類的話了,甚至簡單的對話都行,顯然是挺聰慧的。

現在阿煉叫白縹姑姑,白慕則是陛下。畢竟白慕不希望對方叫自己爹爹什么的,又不可能叫娘親,干脆叫陛下好了。

“陛下。”阿煉聲音軟軟的,白慕一聽簡直心都化了,覺得這孩子真是……太惹人喜歡了吧。“吃肉。”

白慕夾起阿煉夾給她的肉,正好是一塊瘦肉。她笑起來:“謝謝阿煉,阿煉也多吃一點。”

白縹看著白慕,問道:“阿慕怎么不喝點酒?”

白慕擺擺手:“喝酒傷身,喝茶也挺好。”

白縹抿了抿嘴,沒多說什么。

穆年里在一旁大口吃肉,不過也沒有喝酒。

“年里,你過來一下吧。”

穆年里一怔,然后放下手中的肉骨頭,走了過去。

“我要離開了,”白慕開門見山,“希望你能幫助阿煉和皇姐,守好白家的天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平酒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

暮雨神天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

仇小渫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

中原第一帅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

秋上陌然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

前兆领袖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

梦满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