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货教派》。

那少年面色又变了变,道你怎知阖干时。枢密使杨复恭遇之,以

“不是吧,靠,我也不干了,我和你来混”李正知道陈渊赚钱的速度的时候,一直吼过不停,嚷嚷要和陈渊一起奋斗只是陈渊现在觉得这游戏还是刚刚开始,要是到时候这游戏和别的游戏一样,那自己可就害了兄弟丢工作了

  最后陈渊实在被磨得受不了了,只好说:“兄弟,哎!这样吧,我支援你三个月的生活开支,还有设备由我来出要是还是不行那你必须得找工作”

  李正当然不干,说:“陈渊,你这样就不行了,我也是到这游戏找发展,怎么能拖你后腿呢?你不能因为你住在我这一段时间,就这样看我吧,我还不是那种人”

  也知道自己没说清楚,拍拍李正的肩膀道:“兄弟,我绝对不是这样的想法,你听我说”顿了顿,李正应了句

  接着说:“如果你要来玩这游戏,那肯定就要买游戏头盔是吧还有,因为是做职业玩家,那就肯定要有自己的独立网线和其他的设备你辞工来做这个,我不认为你现在有多少钱那你肯定要你家里负担吧”

  李正没有说话了,虽然他不用家里负担,但是也知道等自己做完这些,那如果开始没有收入那自己真一穷二白了,现在年轻人有几个存了多少钱的

  又说:“兄弟,你看我,我在游戏里有那么强的装备还有最高的等级,是吧”听万事通说的,最高的才12,现在他都14了,那不是最高的是什么

  最后把所有情况都和李正说清楚,李正勉强同意,由陈渊出钱做这些事了但是找新的地方,却又他负责

  忙着配了一台比较高档的电脑,匆匆找来李正,一起去头盔认证处去买头盔等到的时候陈渊才发现,这里现在是人山人海啊还好由于SH人员比较集中,所以在市区就开了4个认证处

  用了很快的时间就配好了电脑,李正请假去找房子李正在这里也呆了2年了,托朋友已经有点眉目了中午没吃中饭就到这里来认证头盔

  还好离五一还有5天,现在这里的人不是很多,由于需要各种体检,所以慢了点现在身份证上,已经有每个人的所有资料,体检只是为了确认DNA,从而让游戏玩家和头盔进行更进一步的绑定这样就是游戏玩家的装备,再也无法被盗了

  这样的认证还要采样处理,可以让玩家在游戏体现出自己本身更真实的数据因为使用这个头盔以后,如果你只有那么在游戏里也就是同时还可以更精确的在人物属性上表示出来,本来这头盔就是部队使用,能完全体现最真实的数据

  拿到头盔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到下班的时间,可头盔认证处还是有很多人不由得纳闷,一问才知道,由于游戏公司投资巨大,这个认证时间又长,所以头盔认证在五一前是24小时开放的

  陈渊和李正也觉得应该了,毕竟他们深有体会由于没有吃中饭,现在饿得肚子呱呱叫,迅速的来到一个快餐店叫了个饭这次头盔和电脑一起,就用掉了陈渊卡上的一半,让陈渊也暗自下决心自己要努力赚钱

  回到家中,李正明天已经一天没上班了,明天要去办理好辞职手续还要过段时间才能离开,所以玩了一下头盔就早早的休息了

  陈渊拿着头盔按照说明把它连接上网络,就在这时候发生了奇异的现象

  游戏中的法师没钱途现在正无聊的在村子里转悠着,因为他问了那个卖武器的大叔,但是那个大叔理都不理他自己去拿武器也拿不到就无聊的转悠着,这时候突然一个强大的吸引力来到

  陈渊满眼白光,心里不由得想到,我不会那么倒霉吧,又触电了?

  而这时候科技院的所有信号全部中断5秒钟还好是在晚上,这里的人不多,也不是什么顶级人员在这里没人发现这里发生了异样

  过了段时间,陈渊终于回复过来了心里也明白了这许多问题原来那时候触电的时候,人物就自己在里面转悠,由于没有装备,没有快捷键,所以也没办法使用魔法

  只是还不知道,那是他的身外化身,和他有共同的精神波动原本他们在不同的世界,由于他提前使用头盔进入,使波动让他们产生了联系可以这么说,他们不是在进行有线联系,而是无线脑波联系

  同时陈渊进来的时候,这种脑波联系,也惊醒了沉睡了上亿年的一个灵魂如果只是游戏角色进来出去,是不会有关系的,但是现在里外同时

第二天,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大衣腰佩双刀的浮尘和同样装扮的玖兰,在武道峰上山的广场上,和周南笙、黄裳、元吉集合之后,就一起朝着山下走去,在那座半山腰的广场上,见到了南嘉鱼和慎偕。

  一行七人,就朝着山下出发,没有沿着当初武试的那座台阶,而是在另一个方向,途中,南嘉鱼和慎偕还指着自己的小屋给浮尘介绍,说以后有空过来玩,还在旁边给他离了一座。

  一路狂奔,来到渡口之后,上了一艘单独安排的船,就沿着水路朝......

其实,温暖只是一根糖那么简单庙?土地庙怎么会有个地窖?丁

東寧城城隍廟內。

小青、小白還有老乞丐裹著被子,坐在后院的臺階上,看著狂下不止的雪花。

小青杵著小腦袋,嘆了口氣感慨道:“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小黑哥哥是不是會凍著!”

老乞丐把煙桿在臺階旁敲了一下,繼續填了些煙草后說道:“他現在在東州學院呢,怎么會凍著!”

小青聽到這話就來神了,連忙打起精神問道:“那你說他會不會餓著啊?會不會還需要天天練拳、練刀啊?小黑哥哥不在我都不想練拳了呢!”

老乞丐看也不看小青,直接說道:“他現在在努力修行,那肯定是要練的吧!餓不著的,就是今年不會回來了!”

“啊?”小青先是驚訝了一下,后來又有些悲傷的低著頭,兩根小手指打著轉,委屈的說道:“可是別人家漢子,過年不都回來了嗎?怎么小黑哥哥不回來了啊?”

老乞丐深吸了口煙,裝作有些煩惱的說道:“說了他要努力修煉啊!不然被人家打死了怎么辦?上次不就被人打得站不起來了嗎?”

老乞丐停頓了一下后接著說道:“可能已經被人給打死了也說不定呢!”

小青濕潤的大眼珠子看著老乞丐,眼淚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可是……可是……”

老乞丐一起身就往大堂里面走,用手指戳了一下小青的腦袋,不耐煩的說道:“可是什么?就你這樣,拳都不練,等他被人家打死了,你去給人家收尸都走不了那么遠!”

剛說完,小青就哇哇大哭了起來,哭到一半看著小白還在吃東西,一巴掌拍在小白頭上,直接滾到了臺階下,小青又接著哭了起來,聲音也越來越大了,可憐的小白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在雪地里,絲毫不敢招惹對方。

小白這三個月時間倒是長了一些,不過也只是毛長長了一些而已,像個毛線球。

小白心里想著:“當初還不如跟浮塵一起走呢,起碼不會在這里受苦!”

有感而發的叫了兩聲后,就被小青一腳給踢開了,鳥生可悲啊!

城隍廟的眾人聽著聲音趕過去,卻被老乞丐給給攔下了,眾人也不敢違了老乞丐的話,也只好作罷。

而老乞丐藏在門口,看著哭的驚天動地的小青卻露出了笑容,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某處山巔之上,趙長安此時站在上面,一身黑衣,整個人比以前高了不少,也更加消瘦了,不過臉上身上多了不少新鮮的傷痕。

除夕夜也在練劍。

山巔旁一位黑衣老者笑著說道:“小主,除夕不想回去嗎?”

趙長安繼續練著劍說道:“不回去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唯一的一個朋友想去看看看,但是他應該也不在。以后有緣總會再見的!”

黑衣老者:“那倒也是,等小主成為宗門大師兄,想去哪都行!”

趙長安沒有再說話,繼續練著劍,一劍劃過,身旁的一棵樹應聲而斷。

東州亂神山上,江小軼、徐張、張長陵、周同、魏安五人坐在酒樓的包間里吃吃喝喝,很是熱鬧的樣子。

經過半年的輪神山修煉之后,五個人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長得更加成熟了些,尤其是江小軼,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長陵喝的臉都紅了,然后對著江小軼說道:“小軼,你可是我們之中最強的了,以后就得仰仗你了啊!”

徐張也接著說道:“哈哈哈,咱們亂神山這一代的前十人,有一個還是我們朋友,想想就自豪啊!”

魏安也舉起酒杯說道:“還是這一代第一美女呢!哈哈哈!”

江小軼吃完一口青菜后說道:“這沒什么的,好像我們東寧城出來的,在這一次年末比試中都不弱。”

周同笑了笑,舉起手中的酒杯,然后笑著說道:“是呀,這一代弟子三百人,我們東寧城七人都能排進前一百,尤其是你江小軼排在第七、顏羽三十五、周煜三十七、魏安四十七、我五十二、徐張七十一、張長陵八十三,也算成績斐然了,咱們干一杯!”

說完大家也舉起了酒杯,重重的碰在了一起。

喝完后徐張感慨道:“要是大哥也來了,那該多好啊!”

話音剛落,酒杯坐在身邊的張長陵在桌子下踢了一腳。

徐張立馬就喊道:“你踢我干嘛?”

江小軼又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喝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都已經發生了,我相信憑他的本事,會找到出路的!”

張長凌立即說道:“也對,憑大哥的本事,除

张航看着眼前山水,心头无名火起。接着又飞出一柄大锤。

第二柄大锤飞出不多时,只听得当的一声。

张航顿时双眼放过,马上施展闪云步追了过去。

只见眼前隧道转了方向,大锤正砸在石壁上边。

张航倒吸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接着便要朝前继续行进。

“别动,我来!”小白娇声说道,而后身子一闪,便出现在了石壁前面。

小白在石壁上观察了三日始终没有一点动静。

张航这些日子被这隧道搞的心情非常不好,见小白一动不动便张口说:“你先看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货教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司妖监

爱上屋顶的猫

司妖监

宇宙无敌水哥

司妖监

朱之月

司妖监

蓝蓝天空

司妖监

第十个名字

司妖监

茶暖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