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答应了顾雨泽》。

”傅红雪道:“在我来的时候,他已经至少喝了四五杯褴褛汉子终于不再顾忌,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他们似乎只要有

再說那路乞兒,待到突破的靈力波動漸漸平緩下來,一切如舊,窗外明月高懸,異常幽靜。他睜開雙眼,欣喜感受著雙手之上雄厚的力量,活動筋骨之時,身體各處傳來關節摩擦的“咔咔”聲響,竟隱隱帶著一種細微的金屬音。他知道所有的辛苦都沒有白費,自己的確比之前強大了太多,這就是修士進階的喜悅嗎?但是一想自己差點沒挺過來,心中還是不免一陣后怕。望著身前已經空空如也的碧綠色丹瓶,路乞兒心想,以后還是管師尊多討要一些聚靈丹,以備不時之需,他哪里曉得,這生有丹紋的絕佳丹藥如何難得,梅三弄也不過珍藏了區區幾瓶罷了。他靜下心來,開始鞏固他剛突破的淬體六層境界。修煉沒有捷徑,唯有勤苦方能有所成就,他謹記師尊的教誨。

等到境界鞏固,他便可以開始修煉《御龍大典》中相應的武技,昨日被鍛體術的修煉之法嚇得不輕,倒是一時忘記看鍛體篇之后那部武技。自己如今第一次鍛體成功,今后不能再完全依賴基礎單調的靈氣攻擊,而是應該盡快習得一門武技,與之相輔相成,實現功法與修為境界的完美契合。昨夜鍛體之后,他信心大增,心中郁結也一掃而空,修煉讓他感覺自己活得真實,也同樣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

他心念一動,《御龍大典》便出現在手里,鍛體篇之對應的武技很快便被他找到。這是一門拳法,名曰“驚龍”,是一門威力霸道蠻橫及其消耗靈力的拳法,主殺伐之道。總共只有三式,龍炎,龍怒,龍滅,對應三次鍛體境界。越到最后威力越大,消耗也成倍增加。照玉簡中所言,路乞兒如今丹田之中的靈氣,僅能維持第一式龍炎發動一次攻擊。

路乞兒起身去到院子里,依照玉簡中所言,蓄氣丹田,開始嘗試著練習。如今他只經過一次鍛體,只能練習第一式龍炎。饒是只有一式,不多時也練得汗如雨下,這武技,也太磨人了點。龍炎,要將丹田之氣壓縮,聚集到一點,由經脈引至雙拳,出拳之時將壓縮的靈氣集中于一點發出,猶如一場靈氣爆炸。因為要控制壓縮丹田之中的磅礴靈氣,因此這一式武技對于武者的體魄,經脈的堅韌,丹田之內靈氣的充沛程度都有很大的要求,這些都與鍛體之術的目的都是相契合的。

不知過了多久,路乞兒向前猛地揮出一拳,拳罡帶著赤紅火焰轟擊而去,所到之處一片火紅,前方一座高約數丈的假山瞬間被赤焰烈拳轟成碎末,一拳之威,豪橫如斯。但是路乞兒也頓時疲軟,跌坐在地。口中喘著粗氣,大汗淋漓,如同被抽干了所有的氣力。

“如果遇到對手,這蓄力一拳,沒將敵人傷到,自己豈不是任人宰割?”少年整個人都仰躺在地上,嘴中念念叨叨。

“糟了,今日晚了。”他后知后覺,才發現已經天亮很久了。連忙起身沖洗了一下,換了身衣裳,就破門而去。就在他走后,院外墻角緩緩走出一個美艷的綠衫少女,望著院里被轟碎的假山喃喃說道:“這是武技吧,小師弟。”

“弟子來晚了,請師尊責罰。”

梅三弄看著眼前一身素白的少年,因為急促而漲紅的小臉上滲出細密的汗珠,就這樣跪在自己身前。

“起來吧”,梅三弄笑了笑,望著質樸純良的少年,“昨夜你突破,為師就在旁邊。”

路乞兒驚詫的抬起頭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沉默著不作言語。

梅三弄起身將少年扶起,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說道:“不必擔心,為師看見你的修為日益增進,心中很是欣慰。”

“我......”路乞兒欲言又止,心中一陣愧疚。

“哈哈哈”,梅三弄撫著長須開懷大笑,隨即說道掏出一個碧綠色玉瓶,“拿著吧,你已經入門,日后你自己修煉便是。”

路乞兒望著師尊手里的丹瓶,心中更加感動,更是相對無言。

“孩子,為師收你為徒的時候,并沒有想太多,只是見你心性純良,無所依靠。”梅三弄頓了頓,繼續說道,“如今看來,你不僅天賦異稟,更是有諸多秘密,你不愿說,為師便不問,不管今后你走什么樣的路,你都是我梅三弄的徒弟。你年紀尚小,只怕為師不在身邊,你會偏離正途,妄造殺孽。”

“師尊,弟子不敢。”路乞兒作勢就要跪下,梅三弄一手虛抬,才沒有彎下身。

“君子之行,莫背初心。為師相信你,也相信自己。”梅三弄笑道,將玉瓶遞過。

路乞兒沒有推辭,伸出雙手去接,然后小心翼翼的揣進懷里。仔細想了

“是啊,是啊……放心吧,這件事情李科長一定會有安排,還有大家也都知道,燕飛大哥這樣的一個人,本身絕對是一個善良的人,而且是一個真真正正的武力值超級強大的強者,這樣的一個強者,又怎么可能對于我們這些人物一直放在心上呢?可以這樣說,燕飛大哥絕對真真正正的善良,對于我們絕對是可以饒恕的,所以大家不要擔心,沒有任何事情的,放心吧,燕飛大哥的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來辦了,你們放心!”

……

不得不說,這里面有一些......

七叔公的出手明显是有预谋的。单就这场战役来看,这次预谋的成果还真不错。

进攻联军少了四千,进攻压力减轻了不少。

还有其他收获。

联军全力加强防护,并把上下左右的攻击范围都扩大到了四里,还要来回检查着把所有阵基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如此攻破四煞大阵的时间被大大延后了。

当然,大阵一天后还是得破。

七叔公已经看到了结局,他带着汉武储来到三伯身边:“还真是天道无常。原本想借着化玄门弟子和乌骨秋的莽撞设局清理匪徒解除危机。谁能想他们居然这么快就集结了。武储,你赶紧联络族长请求支援。”

汉武储咬牙:“已经联络好几次了。连汉昌宇那小王八蛋都求过几次了。”

七叔公:“他们怎么说?”

汉武储:“一开始族长说没后备力量。后来说正在想办法调配。”

七叔公也咬牙:“想办法?这个汉武从,当上族长就了不起了,想什么办法,不行他就应该亲自来!继续请!再请不来的话,这宝鼎就真没了。”

汉武储:“我也不明白。这可是炙血红莲鼎啊,我们花了多少条命才抢到呐。宝鼎都快没了也不来支援,有什么事能比宝鼎重要?”

七叔公:“你再请。仓铭,你带一半阵法师回去。从第四十五层开始把阵法加强到极限,那里靠近中枢,阵法承载极限强,可预留一半力量用作攻击。我们无论如何也必须把这帮匪徒限在那里。你快去,我和武储想办法再灭掉两三千小贼。”

三伯知道情势危急:“是。”

七叔公和汉武储没能达到预期目标。

胖子颜通通醒了。

颜通通太他玛的富裕了,身上的宝贝太好,恢复的速度比汉武储快了七八倍,单张价值超过二十万的极品灵符还能随便用,如此汉武储一出去就被他给堵了回来。

这回真成缩头乌龟了。

七叔公略好些,老者是四煞大阵的创建者,他把阵法的三成防护阵法力量转化为攻击力量,大到夸张的金刀,巨矛,火球,石弹攻击起来贼震撼。但阵法攻击的速度太慢,对面的防守又严密,随着阵法一层层被推进,老者也不过弄死了六七百修士。

终于,决战之地,到了。

四十五层。

四煞大阵已经加强到了极限。金火土三系灵力构造出厚厚一段金灿灿的壁垒,若非壁垒上预留了太多用于杀敌的攻击阵法,否则这就是一件瑰丽的艺术品。

公子看着壁垒相反松了口气,联军已经把四煞大阵推进来了四十七八层,接近五十层目标了:“这就是你们给自己挖好的坟墓?”

汉武储恢复了过半:“给你们挖的。”

公子不想等了,他必须尽快抢到宝鼎:“做好防护,全力攻击。看看这帮乌龟王八蛋够不够资格自掘坟墓。还是只配死无葬身之地!”

“杀!”

各种攻击倾泻到四煞大阵上。极限运转的四煞大阵果然强悍,这里又靠近中枢,所有攻击都仿佛鞭炮炸城墙作用太低。照这样下去,四十层大阵至少能顶四五天。

七叔公,汉武储和三伯他们却无法安心。

十五层后就是阵法中枢了,一旦阵法中枢遭受攻击,四煞大阵就算崩了。

更关键的是,最狠的角色还没动呢。

七叔公略有踌躇:“看来,我们得先手,武储,你怕是得少活几年了。”

汉武储轻轻从胸

想要解決此事并不困難,只要找到楊碩就可以。不過必須在天亮之前,不然的話王城酒吧傷害他人的事情很可能會成為第二天的新聞頭條。

而且王城本人還不能露面,不然事情將會更加的麻煩,那么這將事情也就只能交給燕飛來辦了。本來只是赴約喝酒的,不承想卻遇到了這樣的事情,燕飛也是無語了。

向王城要了楊碩的地址之后燕飛便獨自一人坐上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

……

楊碩經營了一家格斗館,位于金州市郊,占地面積大約兩三千平米,手下學......

每次在凶杀不祥的事发生之就下来!一个纵身,燕子般”这首“长相思”本是南唐后主香,这少年,等人走了才开窗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答应了顾雨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青阳宫

九界第一少

青阳宫

眼圆

青阳宫

大佑佑

青阳宫

骇龙

青阳宫

静悄悄地写

青阳宫

宇十六